×
×

15-01-25| 王教佺:我信耶稣


  • by
  • 2015-1月-26

证道经文:来 1:1-4 

[希伯来书 1:1] 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

[希伯来书 1:2] 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也曾借着他创造诸世界.

[希伯来书 1:3] 他是 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 神本体的真像、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他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

[希伯来书 1:4] 他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贵、就远超过天使。

证道内容:

藉着希伯来书1章1-4节的经文,今天我们分享的主题是:我信耶稣,这也是教会千百年来的信仰宣告。我们既然相信神是独一的神,为什么又要相信耶稣呢?新约圣经希伯来书第1章讲到:“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来1:1),这里有个关键词“晓谕列祖”,并且是“多次多方地”,神为了让人明白他的心意,真的是煞费苦心。“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晓谕我们”(来1:2),神是“藉着他儿子晓谕我们”,让我们晓得,是神差遣他的儿子来的,要在这末世藉着他的儿子晓谕我们。“他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 (来1:3),我们的主耶稣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约翰福音1章18节也告诉我们:“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这里又有一个关键词“表明出来”,耶稣基督把我们的神表明了出来。我们的神巴不得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将他自己在他的儿女中间表明出来,晓谕出来,彰显出来,让我们能够明白他的心意。我们的神是全善、全爱、全能的,是公义的、圣洁的,他对我们这些不公义、不圣洁的人满有怜悯,满有慈爱,且不轻易发怒。我们的神是靠得住的神,他是我们的磐石,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所投靠的。

那么,在以色列的历史中,神都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表明自己,晓谕列祖呢?在旧约历史上,我们的神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旧约中的先知有很多,如摩西、撒母耳、以赛亚等等,神藉着这些先知,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多次向以色列民发出忠告,但以色列民却一再悖逆,忽视不听这些忠告。耶稣以先知的身份,向我们传讲神的话语,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22:37-40)他呼吁整个以色列民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4:17)如果说先知是回答未来问题的,告诉我们将怎样行,那么,我们还有一些过去的事情需要处理,比方说我们过去得了神的恩典,我们要用某种方式来献上感恩。或者说我们过去犯了某一个错误,某一个罪,我们希望借助某一种方式向神献上我们的忏悔,我们的神就膏抹祭司这样的职分,让我们藉着祭司来献上我们的忏悔。于是,就有了感恩的祭,忏悔的祭。

最近一段时间,我个人的信仰生活有很多不足。以至于说了很多错话,做了很多错事,心里觉得非常愧疚。上个礼拜我为范牧师主礼,范牧师的讲道敲打了我,扎了我的心。我在想:如果现在有祭司的话,我能宰一头牛或一头羊,把它们献上,我的心情可能会好过一点儿。我们犯的错误有些是可以弥补的,而有些则是终身的亏欠。如果因为你的错误给教会带来亏欠,给众弟兄姊妹带来亏欠,这种错误往往是没有办法弥补的。

神藉着他的先知,他的祭司,将我们的忏悔献上。然而,到了耶稣世代,祭司制度已经成了一个形式,当主耶稣到圣殿里去的时候,那个圣殿已经不是人们可以献上忏悔之祭的地方,而成为人们贩卖牛、羊、鸽子的地方了,所以主耶稣在那里大大发怒。也正是因为如此,主耶稣自己行使做祭司的权柄,不再让我们献上牛、羊、鸽子,或者买一张赎罪券,而是主耶稣将他自己献上,被钉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流出宝血。正如主耶稣自己说:“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20:28)我们的神很清楚,这个时候,人已经不能靠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方式、自己举办的某一种仪式来与神建立美好的关系了,神与人的关系归根结底由神来决定。于是,神差遣他的独生子道成肉身为我们献上。

简单地说,先知是预言未来的问题,祭司是处理过去的问题,那么当下的问题呢?由谁来做主呢?我们的神为我们膏立了君王。在古代的历史当中,先知、祭司、君王往往都是一生的,从撒母耳之后开始,先知和祭司有时候还可能由同一个人来担当,但君王往往就是另外的人了。在以色列民被掳之后,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君王,外来的占领者也不再支持他们的信仰,对于未来,他们非常迷茫。但主耶稣的到来,带领他们走出了迷茫。主耶稣是先知,又是君王,然而他行事的方式与以色列历史当中的先知、君王又完全不同,他把神最初所膏立的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职分重新回归到了原本的含义。那个时候以色列的先知制度、君王制度、祭司制度已经成了一个空壳,一种形式主义,让以色列民无所适从。本来,先知、君王是神所膏立的,可是因着人类的软弱和愚昩,这样的制度渐渐成了人手所操作的制度,成了人自己的行为。因此,我们的主耶稣要完成一项很重要的事工,就是他要做神与人之间和好的中保,藉着这中保,让神和人重新回归美好的关系。作为中保,主耶稣要与人立约。他说:“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来8:8)。在以色列人当时生活的希腊,立约需要有中间人,也就是中保。当神和人立约的时候,需要怎样的中保呢?主耶稣作为一个人,他却不是属肉体的,他是圣洁的,是属神的,他只是以道成肉身的方式来到我们中间,他要担当我们的君王。以色列人已经悖逆了几百年,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君王,外来的占领者也不再支持他们的信仰,谁来带领他们未来的道路?于是,主耶稣来了。主耶稣最初传道的时候,很多的以色列人真的以为他就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位地上的君王,就像大卫王一样。但是主耶稣告诉以色列人,“我这个君王,不但要掌管地上,还要掌管天上的国,我不但是以色列人的君王,我还是普天下的君王。”并且,主耶稣在完成了他的受死复活之后,升天之前,他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太28:18-19)“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18:18)这是一个君王所说的,这是完全意义上的君王,让人能够藉着主耶稣把神所晓谕的道传给我们,藉着主耶稣来表明神自己。

主耶稣在完成中保这个事工之后,他说:“成了!”(约19:30),这是他在十字架上断气之前说的一句话,这是历史上神与人类之间的一件大事,我们的主耶稣完成了作中保的事工。马太福音27章51-52节这样描述:“忽然,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地也震动,磐石也崩裂,坟墓也开了,已睡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这是一个神迹,我们相信这也是一个仪式,因为我们的主耶已经完成了他作中保的事工,地也震动,磐石也崩裂,坟墓也开了,甚至有一些已经死去的圣徒从坟墓里起来。在以弗所书2章12-16节,保罗更生动地表述说:“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因他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在犹太人的会堂里面有一个幔子,隔绝了圣所与至圣所,幔子里面的至圣所是一般的信徒不能进的,神最初设立这样的幔子是要显示他的权威,可到了后来幔子却成了社会等级的标志,成了神与人之间的隔绝。因此,当主耶稣说“成了”之后,幔子裂开了,于是那隔断的墙也就被拆毁了。

前段时间海淀堂出了一本新书,是吴伟庆牧师写的《拆毁与建立》。吴牧师在讲约翰福音系列的时候,讲到了主耶稣拆毁了隔断的墙,拆毁了那种形式主义的信仰,那种想得点儿好处的功利的信仰,他让我们用心灵和诚实去敬拜我们的神。在以弗所书2章12-15节,保罗也对拆毁隔断的墙做了三层意义的概括。第一,“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弗2:12)这是说给外邦教会听的,以弗所的教会是一个外邦的教会,那里的人不是以色列人,不是犹太人。在主耶稣之前,这些外邦人是没有资格信神、认识神的,那是选民的事。所以圣经在这里说,你们在以色列国民以外,你们是局外人,并且你们活在这个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神与你没有关系。主耶稣拆毁了神的选民与外邦人之间隔断的墙,他预定了一个新纪元,让我们这些外邦人都能够成为神的子民。第二, “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弗2:13)这意味着主耶稣要让普天下所有的罪人成为义人,最终迈向天国,最终得救成为可能。他拆毁了义和不义之间的隔断的墙,让我们因着主耶稣的宝血,因着主耶稣的受死,因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作中保的事工而得救。第三,“因他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弗2:14-15)和合本圣经此处的“因他使我们和睦”在希腊原文中是指“因他是我们的和睦”,也就是说,主耶稣就是我们的和睦,他拆除了隔在信徒与信徒之间的墙,废去了冤仇和规条,使我们和睦。我们都坐在这里,你可能会有一种感觉,他是新信徒,我是老信徒,我旁边的那个人昨天干了什么事我都知道,他跟我不是一个层次的人……我们会以律法规条去限定自己与别人之间的区别,把我们与别人隔绝。可能我们会觉得这个教会属灵,那个教会不属灵,这个教会的人会得救,那个教会的人不得救……主耶稣就是要拆毁这样的隔断的墙,这也是他在我们中间作中保的意义。

弟兄姊妹,我们的主耶稣是先知、祭司和君王,他是神与人和好的中保。你可能会说,先知、祭司离我很遥远,就好像我们今天的牧师,如果你家里没米、没面,揭不开锅了,你去找范牧师,范牧师会说,“我们一起祷告吧!”他可能不会给你米,不会给你面,因为他就那么点儿工资,如果见人就给米给面的话,估计他自己也就没饭吃,连祷告的力气也没有了。如果说你有冤仇,你要找你的君王,你能找得着吗?我们现在北京,离中南海很近,我们要见一见我们亲爱的习大大,可能吗?他日理万机,国内的国外的,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他都要操心。你说你写一封信给他,转来转去可能就转到信访办去了。然而,主耶稣不单单是先知、祭司和君王,不单单是中保,他也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他不单单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他是跟我们一起寻找。他不单单跟我们一起寻找,他是住在我们的心里。他不单单是搀扶着我们,他就在我们里面,让我们有力量去行走。中国有一句老话叫“人活一口气”,人活着就要有个精神头,一个人如果没有精神头就像行尸走肉,找不到方向。范牧师讲道的时候曾经讲过,有一个著名的哲学教授到一个大学去讲课,到学校门口被一个保安拦住了,保安问了他三个问题:你是谁?你到哪里去?你要干什么?这个教授一下子懵了,他说,“我这一辈子就是研究这三个问题,我都没搞清楚,你问我,我怎么能回答出来?!”然而,我们的主耶稣早就给了我们答案,他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你往哪里去?你是谁?你活着为了什么?主耶稣用他自己的行为告诉我们,与他同行是多么的必要,那才是我们人应该有的形像。主耶稣在四福音中告诉我们的,不是单单教导我们自己去实践出来,而是他与我们同行。例如马太福音中的主祷文:“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10)马太福音7章21节:“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马太福音太7章24节:“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这些经文表明,主耶稣每救一个人,这个人得着了,然后就将主耶稣的旨意行出来。主耶稣在四福音书中所讲的每一个道理都伴随着他自己的行为。

在路加福音8章21节, 主耶稣的母亲来到会堂找讲道的主耶稣,主耶稣说了一句话:“听了神之道而遵行的人,就是我的母亲、我的弟兄了。”凡遵行神的道的人就是与主耶稣如此亲近的人,就是他的母亲,他的弟兄了。

大家都熟悉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一个人被强盗打了,丢在路边,奄奄一息,有几个人从他身边路过,第一个人是祭司,第二个人是利未人,他们都视而不见地走了。第三个人是个很卑微的撒玛利亚人,他把这个人扶起来,包裹好伤口,还把他送到店里,拿出钱托店主照顾他。主耶稣就发问说,“‘这三个人哪一个是落在强盗手中的邻舍呢?’……‘是怜悯他的’耶稣说:‘你去照样行吧!’”(路10:36-37)主耶稣特别强调我们的行。然而,我们神也非常明白我们人的愚钝,如果你经常强调行的话,人脑子里的道就偏了,结果就会成为因行称义,认为自己走得正,行得端了。

路加福音中有关于马大和马利亚的记载,我们相信马大这个人肯定经常听主耶稣的道,是非常在乎耶稣的道的。我们不要以为马大是个只会做事的人,如果马大不经常听耶稣的道,她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给耶稣做饭,拿最好的招待耶稣呢?她已经与主耶稣建立了非常亲密的关系,并且她知道如何行出来。可能马大觉得行太重要了,因此,主耶稣在这里纠正她:“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夺去的。” (路10:42)马利亚在听道,不要以为听道不好,有上好的福分为她预备。我们行道是藉着神的能力来行,是荣耀神的行为,主耶稣不但让我们行出来,而且他是与我们一起同行的。因此,主耶稣反复强调,我们要学像他,满有耶稣基督长成的身量。

还有一个关于“浪子回头”的比喻。一个浪子把分给他的钱财带走了,结果全部挥霍一空,走投无路,突然忏悔了,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父亲靠得住,只有家里人靠得住,还是回去吧。他的父亲见到他很高兴,把最好的给他吃,把最好的给他穿,把最好的给他戴,他的哥哥感到非常的不平衡,“我守望着家,在家里劳苦,为什么最好的没有轮到我呢?!”父亲回答他说:“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复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路15:32)当我们读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们自然会产生一个比较,我们到底是学这个小儿子,做一个悔改的人呢?还是学守望在家里,有点儿心怀不平的哥哥呢?其实,我们为什么不学那位做父亲的呢?可能你会说,那位父亲预表着天父,我们怎么敢呢?主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11:28-29)我们为什么不能学这个父亲呢?他那么包容,他的心里有那道隔断的墙吗?有律法吗?有衡量谁更配得吗?他的心里只有柔和谦卑,忧伤痛悔的心就是财宝,是千金难买的!

我们的主耶稣是荣耀的王,正如我们诗歌中所唱的:“贺他,庆贺他,为君王!”主耶稣不单单是我们的神,他也是我们的中保、先知、祭司和君王,他是我们能够相信和投靠的。他不单单做我们的主,做我们的方向,像祭司一样给我们安慰,像君王一样为我们做主,并且他与我们同行,就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信耶稣的人,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我们是满有指望的呢?因为他把所有能够靠得住的信息都给予了我们,并且他就在我们的生命里,让我们知道他,感受到他,并与我们一路同行。阿们!

证道人: 

请到https://m.hdchurch.org/查看证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