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8-10-07|吴伟庆:瓦器里的宝贝


  • by
  • 2018-10月-15

证道经文:林后4:1-6

[哥林多后书 4:1] 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

[哥林多后书 4:2] 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 神的道理.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 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

[哥林多后书 4:3] 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

[哥林多后书 4:4] 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 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 神的像。

[哥林多后书 4:5] 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

[哥林多后书 4:6] 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 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 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

证道内容:

弟兄姊妹,我们刚才读了新约哥林多后书4章1-6节,这是保罗给哥林多教会写的第二封书信。第一封书信中保罗的口气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是对哥林多教会多有批评和责备,因着他们的小信、怀疑、纷争和软弱,所以保罗经常地责备他们。但在哥林多后书中,保罗多有劝勉、鼓励和指导。那么哥林多后书4章1-6节乃至到第10节讲的是保罗以自己为见证,要告诉哥林多教会的弟兄姊妹怎样传好福音,做一个得胜的人。

“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林后4:1)。保罗认为我今天既然能够传福音,做使徒,在外邦人也好,在犹太人中间也好,并不是争来抢来夺来的,不是靠着个人的能力,不是靠着个人有高超的德行,而是因为神怜悯我,我才有了这样的职分。这是保罗告诉哥林多教会要传好福音当有的第一个心态。

那么接下来保罗说你们还应当有什么样的心态呢?保罗说:“就不丧胆,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林后4:1-2)。做一个新造的人,有耶稣基督长成的身量,为神作美好的榜样,你这样才能把福音传好。那么把暗昧可耻的事情弃绝了之后应该怎么办呢?“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理,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林后4:2)保罗的意思就是耶稣基督怎么跟我说的,我就原原本本地告诉别人,不增不加、不添不减、原原本本地荐与各人的良心。为什么要荐与各人的良心呢?“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约16:8)在圣灵的带领下,他要自己判断该不该领受神的福音。总之,我保罗该做的工作,我都做了,我在“向着标竿直跑”(腓3:14)。

哥林多后书4章5节:“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传福音的事工中要想得胜,要想胜过魔鬼撒但,要想领一个人归主,将一个人带到耶稣基督的面前,还有一个重要的法则,那就是你不能够传自己。有的时候我们传着传着就开始讲自己,飘飘然了。于是,保罗提醒说,我们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这是一个传福音的人必须要牢记在心里的,叫我们时时刻刻地学会谦卑。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4:7)我们有这宝贝放在哪里呢?放在瓦器里面。什么叫做瓦器?一块钱在街上买的瓦罐叫瓦器,它很廉价,不用了就扔掉了,觉得碍事就不要了。可是宝贝不能不要,我们得拿着宝贝。我们人只不过就是瓦器,我们传的福音乃是真正的宝贝,宝贝在我们里头,我们要传的是这宝贝而不是传我们这瓦器,传我们自己。弟兄姊妹,这就是保罗在哥林多后书4章1-10节,所告诉我们的传福音得胜的秘诀。

我们都知道保罗是一个得胜的人,是一个传福音有果效的一个人。为什么说他传福音有果效呢?因为我们都知道安提阿的教会、以弗所的教会、希腊的教会、罗马的教会以及耶路撒冷以外很多的小亚细亚教会和欧洲的教会,那都是在主动工、圣灵的帮助和带领下,保罗一步步从这儿到那儿,和巴拿巴、西拉、提摩太同工,将福音传到了这一带,领人归主,使很多的人认识耶稣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信他得永生。所以我们说保罗是一个靠着福音得胜的人,不但得胜,而且得胜有余。

我们之所以认为保罗是一个得胜的人,是因为他曾经在神的面前说过这样一句话:“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7)“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保罗去了耶路撒冷三回,干什么呢?不为休闲,不为旅游,而是为传福音,耗尽一生的力量。“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他跟哥林多教会的那些软弱的弟兄姊妹争论;跟那些敌挡基督耶稣真道的犹太基督徒争论;跟那些外邦逼迫基督徒的君王、百夫长、军兵们争论;跟那些被鬼附了的人争论,以至于赶出了鬼之后不被人家感谢,还被人家捉拿起来下在监里;下到监里还要唱赞美神的诗歌,唱到门全开了。所以弟兄姊妹,这是不是打仗的人生呢?“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在传福音的过程中,保罗没有用高言大志来传福音,也没有用希腊和罗马的哲学来传福音,而是用在别人眼中粗俗的言语来传福音,叫所有听的人无论是在高的、在低的都能够信主。在传福音的过程当中,保罗没有为自己的钱财和地位传福音,而是为主传福音。所以我们说保罗是一个得胜的人,是一个在真道上守住的人,是一个神所喜悦的传福音的得胜者。我们时常也想这样:一传福音,人就信了;一领,人就来了;一说,人就感动了。但是我们却常常失败,很多时候没有办法达到这个效果。那么在哥林多后书4章1-10节,保罗就告诉了我们这样的秘诀。

第一,正确的心态。因为从“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这句话说明保罗认为自己使徒的职分不是争来的,不是抢来的,不是夺来的,不是因为自己的德行,也不是因为迦玛列的门下以及基利家的大数这样的社会地位,得到了这样的职分,而是因为神的怜悯,才有了这样的职分。那么我们都知道保罗是在什么样的光景下领受这样的职分呢?他在犹太人的公会当中拿了文书,这个文书象征着权柄,它就像逮捕证、搜查令一样,有了它,我就可以捉拿你,可以搜查你(参徒9:1-3)。保罗拿着这个文书离开耶路撒冷,要到大马士革那里去捉拿那些躲避的基督徒。无论男女老少,抓起来审问之后,要把他们带到耶路撒冷,下监或者审判他们。“保罗行路,将到大马士革,忽然从天上发光,四面照着他。他就仆倒在地,……他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徒9:3-5)

弟兄姊妹,保罗那个时候的心态一定是:“完了,我怎么落他手里了?因为我逼迫基督徒,但是今天这样一位主他复活了,大光照耀我,他真是真神哪!我没有命了。”这恐怕是保罗在那一刻的心态。但是神没有要他的命,不但没有要他的命,还让他做外邦人的使者,为主传福音。保罗心想:“不行啊!我做不了。因为我素来是一个非常敬虔的犹太人,基督徒能信我吗?我逼迫他们,谁能信我呢?”耶稣基督还对另一个人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徒9:15)所以保罗觉得这职分是神的怜悯,原本应该要我的命,但是神却没有这样做,反而把这样的职分托付给我,我才要尽忠以至于摆上自己的性命,因为这是神给我莫大的恩惠和怜悯。如果我们在传福音的时候不是被迫的,而觉得这是神给我的恩惠和怜悯,我们的动力该是多大呢!所以,只要有了这样正确的心态,才会传福音得胜。

第二,在传福音的过程中,尽管有失败,但绝不丧胆。传福音会遇到很多让人丧胆的事情。有时候,你一传福音,对方就说:“你别说了。”有时候,我们好心好意地要把生命的救主告诉他,他说:“你甭给我讲这个,离我远点!”还有打电话举报给派出所的。弟兄姊妹,叫保罗丧胆的事情也非常非常地多。

罗马书1章1节:“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奉召为使徒,特派传神的福音。”我们都知道罗马书非常非常地重要。保罗用一种神学家的思维形式,将耶稣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将圣灵的工作,将教会的事工都用神学的语言解释出来。在第1节里,保罗说了3句话:第一句话——“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保罗强调:我不是别人,是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第二句话——“奉召为使徒”,“奉召”就是神叫做的;第三句话——“特派传神的福音”。为什么保罗在这个地方要特别地强调这三种权力和能力的来源呢?因为有人怀疑他使徒的职分和身份。所以他在这里反反复复地强调。谁质疑呀?不是普通的老百姓质疑,而是彼得质疑,其他的门徒质疑,还有一些早期的教会的所谓的领袖也质疑过。不单单是一次质疑,而是反复地质疑,乃至于保罗不得不三番五次地、反反复复地告诉众人:我的职分是藉着神的怜悯和恩惠赐给我的。弟兄姊妹,你看保罗做了那么多的工作,反倒教会的领袖并不认可他。如果今天有人不认可我吴牧师,或许我也会非常地气馁、非常地丧胆。但是保罗没有丧胆,而是继续传福音。

使徒行传第15章记录了一个人事之争。“但保罗和巴拿巴仍住在安提阿,和许多别人一同教训人,传主的道。过了些日子,保罗对巴拿巴说:‘我们可以回到从前宣传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们景况如何。’巴拿巴有意要带称呼马可的约翰同去;但保罗因为马可从前在旁非利亚离开他们,不和他们同去作工,就以为不可带他去。于是二人起了争论,甚至彼此分开。”(参徒15:35-39)你看,教会因为人事之争,保罗和巴拿巴一个奔东一个奔西,分裂了。弟兄姊妹,在教会里,我跟教堂其他的同工、牧师们有了争论,会不会灰心丧胆呢?神不祝福分裂的教会,也不祝福执着于争论使得教会分裂的人。所以我们在主的里边,我们应该藉着争论更加合一。因为晓得基督叫我们合一,晓得基督的身体是合一的。但是藉着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以看到保罗在他的事工当中,叫他丧胆的事情太多了,叫他软弱的事情太多了,有时让他感觉到非常难受的事情太多了。犹太基督徒在反对他,罗马的士兵和君王在逼迫他,所以保罗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4:8-9)你看保罗四面受敌,心里作难,遭逼迫,被打倒了,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但是保罗有没有软弱呢?没有!他反倒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4:7-8)

第三,弃绝暗昧可耻的事。什么是暗昧可耻的事呢?使徒行传第8章讲述了一个名叫西门的人,他看见使徒按手在别人的身上,便有圣灵赐下降在这个人身上。西门一看赚钱的道来了,于是就拿了钱交给彼得,对他说:“把这权柄也给我,叫我手按着谁,谁就可以受圣灵。”(徒8:19)彼得说:“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吧!因你想神的恩赐是可以用钱买的。你在这道上无份无关,因为在神面前,你的心不正。”(徒8:20-21)我们传福音是要叫人认识耶稣,认识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他就是救世主,他已经复活坐在神的右边,信他得永生。这是我们要传的,这是我们最根本的目的。但是,如果心里面有暗昧可耻的,靠着福音骗点儿钱、骗点儿财、骗点儿色、骗点儿社会地位等等,这一切就是保罗所说的暗昧可耻的事情。很多的时候为了要达到这样的目的,不择手段,用诡诈的方式。“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理,只将真理表明出来”。若是心里面藏着暗昧可耻的事情,就是用诡诈,用谎言在做羞辱神的道。

第四,要始终牢记我们不过是瓦器,真正放进瓦器里的那个宝贝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始终要记住,我们传的是宝贝而不是我们自己。弟兄姊妹,在哥林多后书4章5节,“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7节又说“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弟兄姊妹,我们自己就如同一个灯笼一样。使灯笼发挥作用的是里面的那个蜡烛,是里边的那个灯,是那个发光的光源,而不是那几块玻璃,那几根木头棍。我们今天要传的福音就是里边的那个光,而不是这个灯笼。我买回去的这个灯笼不是要去看它有多么漂亮,而是要叫它发挥作用,要靠着里边的光源发挥这样的作用。我们今天若是传福音的时候把自己放下当作瓦器,高举耶稣基督,我们就能够得胜。当我们传福音的时候,我们要把自己当作是“锁链”中的奴仆,就是与神立了契约的奴仆,只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就能够得胜。

弟兄姊妹,保罗传福音得胜的这几个秘诀,若是我们能这样做,我们也可以像保罗一样,来到神的面前对他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愿神与我们众肢体同在,阿们!

证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