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8-11-25|王教佺:题目:你只管躺到天亮——重温《路得记》


  • by
  • 2018-11月-25

证道经文:路得记 3:11-13

[路得记 3:11] 女儿阿、现在不要惧怕、凡你所说的、我必照着行、我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个贤德的女子。

[路得记 3:12] 我实在是你一个至近的亲属、只是还有一个人比我更近。

[路得记 3:13] 你今夜在这里住宿、明早他若肯为你尽亲属的本分、就由他吧.倘若不肯、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为你尽了本分、你只管躺到天亮。

证道内容:

今天我们一同来重温路得记。

路得记里面的几位人物,他们都普普通通,没有行过神迹,没有任何权力,没有蒙神给予的权柄,而且他们经历的是苦难的人生。但从路得记中,我们体会到的是神给予我们的一种温馨,一种安慰。路得记就像一面镜子照在我们身上,它提醒我们,苦难是我们人生的常态。

路得记发生在士师的年代。士师记记载:“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21:25)在约书亚之后,以色列十二个支派都分到了自己的财产,在神所应许给他们的迦南美地享受。可是好景不长,由于他们自己的悖逆,神就任凭他们周遭的一些外邦的王来骚扰他们,使他们不得安宁(参士2:11-15)。虽然神带着怜悯常常为他们兴起一些士师,为他们作战,使他们国中时而太平40年,时而太平60年,但这个地方始终战火不断(参士2:16-20)。

在这样的岁月里,有一户普普通通的犹大支派的人家,家主叫以利米勒,住在被称作粮仓的伯利恒的以法他。我们都知道,迦南美地被称为流奶与蜜之地,可是,百姓们在兵荒马乱的岁月里,又遇到了饥荒。于是,以利米勒打点行装,带着他的妻子拿俄米和两个儿子一起上路,到遥远的地方去寻求生存。在这样的状况下,以利米勒一家来到了一个叫摩押的地方(参得1:1-2)。

在摩押住着亚伯拉罕的侄儿罗得及他的后裔,那是在圣经的律法中被咒诅,被以色列人藐视的一个族群(参创19:37)。摩押人也世世代代跟以色列人作对。并且,从以色列的历史中,比如尼希米记和以斯拉记中我们都能看到,以色列人很反感本族人和外族人通婚(参拉9-10;尼10:30)。以利米勒一家人来到摩押之后,勉强住下来。神的格外怜悯使他的两个儿子都找到了媳妇,娶了当地的女子为妻。可是好景不长,以利米勒这位家主寿终正寝。没过多长时间,他的两个儿子也先后离世。逝者歇下了自己手里所作的工回归安息,一切的劳苦重担都落在婆婆拿俄米身上(参得1:3-5)。

家境贫寒又身居外邦,这个外邦的处境又是这样的凶险,并且丈夫没了,两个儿子也没了,拿俄米的肩上有怎样的劳苦重担,我们可想而知。神真是怜悯这样的家庭,怜悯这位苦难的妇人,神的信息临到她,她知道她老家伯利恒的以法他这个时候有了丰收的迹象,她决定回去。于是拿俄米把这个决定告诉了两个儿媳妇。拿俄米用了一个词,特别能够代表她的境况。她说:“愿耶和华恩待你们,像你们恩待已死的人与我一样。”(得1:8)我们看到,拿俄米在往日处世为人中是何等的谦卑。她用形容神对她的恩待来形容自己的两个儿媳妇。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她的二儿媳妇居然愿意跟着她一起回伯利恒。

开始两个儿媳妇都说愿意跟随她。拿俄米说:“我女儿们哪,回去吧!为何要跟我去呢?我还能生子作你们的丈夫吗?我女儿们哪,回去吧!我年纪老迈,不能再有丈夫,即或说,我还有指望,今夜有丈夫可以生子,你们岂能等着他们长大呢?你们岂能等着他们不嫁别人呢?”(得1:11-13)因为以色列人有这样的传统,兄弟中间任何一个兄弟死了,若没有儿子,其他的兄弟就有责任来娶遗孀为妻,延续他的产业和他的名(参申25:5-6)。这是摩西律法特别交代的。然而,这个可能对拿俄米来说是没有的。于是,拿俄米的大儿媳妇就选择了放弃。但是拿俄米的小儿媳妇路得告诉拿俄米:“你往哪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路1:16-17)

我相信,这对于拿俄米来说是无比温暖的。然而,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一个人信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路得,一个外邦的女子,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她看到了“你的神就是我的神”呢?透过拿俄米所说的“愿神恩待你们,像你们恩待已死的人与我一样”,我们看到,拿俄米如此的谦卑,可以想象她对待儿媳妇一直以来也是何等的仁爱。可见,拿俄米活出了神的慈爱,活出了神给予她的生命,以至于让她的儿媳妇看到了她的神在他们这个贫穷的家庭里面活生生地存在着,并且有能有力。也只有这样,才能召唤一个外邦的女子愿意死心塌地跟从她。

凭借这点仅存的安慰,拿俄米带着她的儿媳路得一起回到了她的故乡。当人们呼喊拿俄米的名字的时候,拿俄米内心里的苦楚一下子就奔涌而出:“不要叫我拿俄米(‘拿俄米’就是‘甜’的意思),要叫我玛拉(‘玛拉’就是‘苦’的意思),因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我满满地出去,耶和华使我空空地回来。”(得1:20-21)

我们有理由相信,拿俄米已经年纪老迈了,这个时候她的儿媳妇路得就担负了家里生活的担子。路得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外邦的女子,一个被以色列人所唾弃的族群中间的女子,是神特别的恩待和恩典,让她来到了一个叫波阿斯的财主的地界里面拾麦穗。当路得遇到波阿斯的时候,波阿斯亲口告诉她,要格外地照顾她。路得很是不解:“我既是外邦人,怎么蒙你的恩,这样顾恤我呢?”(得2:10)波阿斯告诉她:“自从你丈夫死后,凡你向婆婆所行的,并你离开父母和本地,到素不认识的民中,这些事人全都告诉我了。”(得2:11)你对你婆婆所说的“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显明了你的信心和跟从,你的美名已经在以色列,在伯利恒传开了。

在以色列人唾弃、隔离、排斥外邦人这样一种文化背景下,波阿斯这样的提醒和表达,不仅代表了当时的以色列众人对于外邦人的定义,也代表了波阿斯这样一个精英对于外邦人的定义。他向我们显明,所谓纯粹的以色列血统,不是生物形态的血统,乃是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是否流淌着神的恩膏、神的生命,是否信仰神。这才是至为关键的。这才算是我们有着共同的血液,共同的族群,共同的认知,共同的烙印。

路得是一个特别顺服的女子。当她决定跟随婆婆的时候,一定有圣灵在提醒她,感动她,她就顺服了。当她的婆婆知道路得在波阿斯的地界里得到了格外的关照的时候,就生出了一个特别的计划,想让儿媳妇嫁给波阿斯。一个已经失去了丈夫的寡妇,从一个被唾弃的外邦的地方来到伯利恒,怎么可能吸引一个伯利恒的精英,一个大财主?并且按照拿俄米的设计,是让路得自己去找这位男子,连个媒人都没有。这个计划很大胆,也有风险,搞不好会身败名裂,可是路得就听从了。用路得自己的话说:“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得3:5)这让我们想到了主耶稣登山宝训里面的一句话:“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太5:5)在世俗的价值观里,温柔的人怎么会承受地土呢?可是神的智慧,神的安排却不一样,他让温柔的人能够承受地土。神就是这样的奇妙,神就是这样的公义,神就是把他的祝福赐给了这样一个看上去很傻的,老老实实的,本本分分的路得。

接下来的故事,可能让我们有些费解。路得深更半夜到波阿斯睡觉的地方,“掀开他脚上的被,躺卧在那里。”(得3:7)波阿斯醒了:你怎么睡在我的脚前呢?感谢神的恩典,路得急中生智说出了她应该说的话:“你是我一个至近的亲属”(得3:9)——我们都是一家人,你是我的主人,我愿意服侍在你的面前。路得还说了重要的一句话:“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得3:9)。“衣襟”这个词在希伯来语中跟“翅膀”的意思相近。在以色列人的语言中,衣襟,翅膀都表示着神的遮盖,神的怜悯,神的覆庇。路得用这样委婉的话语,道出了这自然而然的亲近的关系,也道出了她的心愿:你是我的主,我愿意跟随你,我愿意委身在你的身旁一生一世。

让路得感到格外得安慰的是,波阿斯告诉她:“你只管躺到天亮。”(得3:13)我们特别选择这节经文作为我们分享的主题,因为这句话不仅安慰了路得,也安慰了世世代代读路得记的弟兄姊妹。在人处在这样一种窘况,并且还带着美好生活、美好婚姻的盼望的时候,这样的话语竟然临到了她,并且给她应许——他会承担路得所想要的一切,这是一种莫大的安慰。这样的安慰也无数次地临到我们弟兄姊妹,并且我们所得到的是超乎我们所求所想的。

接下来的故事就很简单了,镜头落在了波阿斯的身上。波阿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和合本圣经里面说他“是个大财主”(得2:1),原文中的意思是“他是一个拥有财富的人”,这个财富表示无论是看得见的财产还是看不见的名誉、地位和恩膏,他是个拥有者。从波阿斯的身上,我们联想到新约圣经中耶稣所说的浪子回头的故事中父亲的形像。无论是波阿斯还是那位父亲,都让我们看到他们身上映射着神的慈爱,神的完全。作为人,我们恐怕很难达到这样的包容、忍耐和慈爱。波阿斯对路得说:“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得2:12),标志着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愿意外邦兴起,愿意他所创造的都能够得救。同时波阿斯还传递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他要赎买救赎穷乏的人。他对路得说:“我实在是你一个至近的亲属,只是还有一个人比我更近。你今夜在这里住宿,明早他若肯为你尽亲属的本分,就由他吧,倘若不肯,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为你尽了本分,你只管躺到天亮。”(得3:12-13)果然那位至近的亲属不愿尽本分,“那人对波阿斯说:‘你自己买吧!’”(得4:8)结果我们都知道,路得终于和波阿斯结合在一起,并且生下了一个小孩,“就给孩子起名叫俄备得。这俄备得是耶西的父,耶西是大卫的父。”(得4:17)

波阿斯用自己的钱财赎买了路得过去的丈夫的家产,使他们这一支的家业得到了成全,也使以利米勒的名以及他妻子拿俄米的名得到了成全。这样的救赎是一个全备的救赎。我们自然会联想到天父以及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做成的一切。神的工作很奇妙。拿俄米是一个被救赎、被赎买者,她的儿媳妇路得也是一个被救赎、被赎买者,可是她们的后裔却生下了救赎全人类的耶稣。就如同马利亚一样,马利亚生下圣婴耶稣,这位圣婴却是救赎包括马利亚在内的全人类的救赎者。我们所有相信神的弟兄姊妹就是这样奇妙地与天父,与我们的耶稣基督一起同工同行。

拿俄米也许自己都不知道她会有这样的惊喜,当有一天在天国的时候她可能会晓得,原来神是如此地重用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妇人,没有工作,也没什么学问,只是一个全职的家庭妇女,可是神重用她,让她成为大卫的先祖,成为耶稣的先祖。当有一天我们在天国里相聚的时候,当神审判之后,也许你我会发现:我这样一个普通人,神怎么会藉着我成全了那样一件美好、重大的事情?也许就是藉着我们在人群中间一个不经意的、愿意见证神美好的举动成全了一件大事。

通过路得记我们看到,苦难是我们人生的常态。我们不要指望信了主之后存折上的钱就多了,工作就找到了,亲戚、朋友、儿子儿媳、妻子儿女就都对你好了。环境没有改变,改变的是我们自己。我们信了主之后,并不是这一切的困苦就都没有了,苦难仍然存在,这一点我们要有足够的准备和认识。因为我们的始祖亚当夏娃犯罪时被神咒诅(参创3:14-19),世世代代的人类都将承受劳碌、痛苦和辛酸,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也是神的公义。但是我们不要忘了向拿俄米学习,在苦难人生中仍看到神的爱。拿俄米当时在选择那样一种冒险行动的时候,我们也许觉得她这种行为实在是不可理喻,但如果我们从属灵的意义上看,这样做也是蛮有理由的。

第一,拿俄米看到了神的爱。在她的苦难人生中,她真真切切看到了天父对她的爱。虽然她的丈夫死了,儿子死了,但她清清楚楚地看到神仍然在关爱着她这个家庭,没有丢弃她们。最为重要的是,她看到了神拣选了她的儿媳妇路得,也清清楚楚地看到神的爱在她的儿媳妇路得的身上得以明确地彰显。这难道不是神迹吗?可能我们觉得,我们的身边也没有瘸子能够走路、瞎子能够看见,但是我们哪一个人不是一个巨大的神迹呢?路得就是拿俄米眼中的神迹——一个外邦女子居然跟从了她。拿俄米自己也一直以神的爱爱着她的儿子、儿媳妇以及她周遭的人,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美好的见证引领她的儿媳妇归向主。因此她觉得,波阿斯虽然比她地位高、比她有钱,但爱他们这样一对孤儿寡母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她更相信天父的爱。

第二,根据以色列的律法,路得和波阿斯是至近的亲属,路得是有理由向波阿斯求婚的。然而,律法是律法,我们又怎么能够盼望别人会执行那种对自己有亏损的律法呢?那位更为至近的亲属不就拒绝了吗?这件事情的成就,有拿俄米的信心,她相信神会成全这律法,她也相信神的爱长阔高深,并且他的应许是不会落空的。

我们在路得记中还看到,不是我们信主了,人生中就没有苦难了,但我们不要忘了,我们信主之后就有了避难所,我们可以在神的衣襟下面躲避。不是我们信主了,人生中就没有黑暗了,但我们不要忘了,当我们需要的时候,脚前会有灯,路上会有光。我们也不要以为,信了主之后,我们就不再遭遇任何的挑战和逼迫,就不会再有刀剑、饥饿和赤身露体,而是往往挑战会更多。但我们有神所赐的全副军装,有圣灵的宝剑,可以抵挡所有攻击神儿女的火箭(参弗6:11-16)。这是神在我们内心里面刻下的生命的记号,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记号,我们才相信我们与天国有份,我们与神同在,神在我们的里面,我们在他的里面。

让我们学像路得那样毫不犹豫地跟从;学像拿俄米那样满怀信心,满怀谦卑;学像波阿斯那样带着天父的心,以基督的心为心爱所有的人,包括没有信主的同胞。愿神怜悯我们,就像怜悯波阿斯、路得、拿俄米一样。阿们!

证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