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9-11-3日|吴伟庆:母爱


  • by
  • 2019-11月-03

经文:列王纪上 3:16-28

[列王纪上 3:16] 一日有两个妓女来、站在王面前。

[列王纪上 3:17] 一个说、我主阿、我和这妇人同住一房、他在房中的时候、我生了一个男孩.

[列王纪上 3:18] 我生孩子后第三日、这妇人也生了孩子.我们是同住的、除了我们二人之外、房中再没有别人.

[列王纪上 3:19] 夜间这妇人睡着的时候、压死了他的孩子.

[列王纪上 3:20] 他半夜起来、趁我睡着、从我旁边把我的孩子抱去、放在他怀里、将他的死孩子放在我怀里.

[列王纪上 3:21] 天要亮的时候、我起来要给我的孩子吃奶、不料、孩子死了.及至天亮、我细细的察看、不是我所生的孩子。

[列王纪上 3:22] 那妇人说、不然、活孩子是我的、死孩子是你的。这妇人说、不然、死孩子是你的、活孩子是我的。他们在王面前如此争论。

[列王纪上 3:23] 王说、这妇人说、活孩子是我的、死孩子是你的、那妇人说、不然、死孩子是你的、活孩子是我的.

[列王纪上 3:24] 就吩咐说、拿刀来、人就拿刀来.

[列王纪上 3:25] 王说、将活孩子劈成两半、一半给那妇人、一半给这妇人。

[列王纪上 3:26] 活孩子的母亲为自己的孩子心里急痛、就说、求我主将活孩子给那妇人吧、万不可杀他。那妇人说、这孩子也不归我、也不归你、把他劈了吧。

[列王纪上 3:27] 王说、将活孩子给这妇人、万不可杀他、这妇人实在是他的母亲。

[列王纪上 3:28] 以色列众人听见王这样判断、就都敬畏他、因为见他心里有 神的智慧、能以断案。

证道内容:

今天的证道经文是旧约的列王纪上3章16-28节。这段经文讲了一件案子。有一天,两个妓女来到所罗门王面前,讲述了她们悲惨的故事。一个母亲生了孩子三天之后,另一个妇人也生了孩子,睡觉的时候,其中一个母亲不小心将自己的孩子压死了,于是她就趁着另一个妇人睡觉的时候,将人家的孩子拿过来放到自己的怀中,而把自己那个没有生命气息的孩子放到了另一个妇人的身旁。醒来后,那个妇人发现在自己身旁的那个死了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就开始与拿走她孩子的妇人争吵,但那个拿走她孩子的妇人不承认,于是二人就来到了所罗门王面前,求王给她们断案。所罗门王有从神而来的智慧,而且又亲民。但当她们来到所罗门王面前的时候,还一直在争吵,没完没了。

弟兄姊妹,当我们看到两个人争吵地没完没了的时候,还真是没有太多的办法,因为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此时,所罗门王“就吩咐说:‘拿刀来’,人就拿刀来。王说:‘将活孩子劈成两半,一半给那妇人,一半给这妇人。’活孩子的母亲为自己的孩子心里急痛,就说:‘求我主将活孩子给那妇人吧!万不可杀他。’那妇人说:‘这孩子也不归我,也不归你,把他劈了吧!’王说:‘将活孩子给这妇人,万不可杀他,这妇人实在是他的母亲。’以色列众人听见王这样判断,就都敬畏他,因为见他心里有神的智慧,能以断案。”(王上3:24-28)所罗门王知道母亲希望得到儿子的期盼要远远低于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生存下去的期盼,所以就藉着刀剑激发了母爱的光辉,最终断案成功。以色列众人也因着敬畏耶和华,也敬畏他的仆人——所罗门。这就是这个故事整个的内容。

弟兄姊妹,当我在读这段圣经的时候,对其中的内容感到非常地诧异:

第一,两个社会最底层的人——两个妓女,竟然因着她们的案子就可以来到一个国家的君王面前控告。

大家都知道,所罗门是以色列的国王,国王是一个国家行政机关的最高代表,他有着万人之上的权力。但是两个社会最底层的人竟然能够站在王的面前听王的判断。我们大家可以想象这样一幅画面:所罗门王坐在一张桌子的后面,桌子上铺着红毯子,这个时候,有两个吵吵闹闹的妇人抱着孩子就来了,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一个拉着孩子的胳膊,一个扯着孩子的腿,她们撕扯着,站在所罗门王的面前,就着“我的你的,你的我的……”问题在争吵。

弟兄姊妹,我们都知道,在古时的以色列,做妓女的社会地位是最为底层的。在约翰福音第8章那里面告诉我们:文士和法利赛人因着耶稣基督所做的事情非常地不快,他们就要设计找耶稣基督的把柄,陷害耶稣。于是,他们抓到了一个正在行淫的妇女,要把她带到耶稣基督的面前,看耶稣怎样判断。透过他们对耶稣说的话我们就能看出,在古时的以色列,这样的妇人社会地位是什么样的。“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约8:3-5)

所以由此可见,在古时的以色列,一个行淫的妇女被人抓到之后,人们可以不经过任何的审判,用酷刑把她打死,不但不用承担任何法律的责任,还能够受到法律的保护。连法律都不保护这样的人,这样的人被称为法外之人。不是因为她们有自由,而是因为她们在众人之下最底层的。可就是这样的人却能够来到王的面前,要求王给她们断案。由此我们就能知道以色列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度,它是祭司的国度,所罗门王就是这个祭司国度的君王。耶和华神对这样国度的君王有什么样的要求呢?你必须要身体力行走进民众当中去倾听民众的抱怨,民众的苦情,将律法的精神,就是公平、公义、公正的精神能体现在民众最小的事情上。

所以我们透过这样一个故事能够看到,在公义的神面前,无论贫富贵贱一律都是平等的。无论你的社会地位是多么的贫贱卑微,都有表达个人意志的权利。不因为你是贫穷的人,你的社会话语权就小;不因为你是非常贵重的人,你社会话语权就比别人要强出许多。不因为你有权力,社会话语权就不一样。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都是平等的。

除此之外,另一个含义就是任何一个执法者都应该是公平、公义、公正的,是神在人世间的化身。无论你的地位有多么的高贵,你在断案当中,都不能够个人主观,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要将神的公义、公平、良善和正直显明出来。正是这段经文,藉着最卑微的来到最高贵的面前领受审判,显明神的公义、公平、公正。在神的面前人人都应当是生而平等的。弟兄姊妹,这是圣经列王纪上3章16-28节告诉我们的这样一个启示。这段故事不仅仅说明所罗门是何等地拥有神的智慧,何等地照神的公义、公平、公正来断案,叫民能够敬畏耶和华神。

第二,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

它讲的是一个母亲刚刚生完了孩子,时间不长,孩子就死掉了。她是如此地爱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她的惟一,但是死掉了,她此时非常地悲伤、忧虑、烦恼、急躁,于是她就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把死孩子塞给了别人,把活的抢到了自己这里。因着她这样的欲望,魔鬼撒但就进到她的里面,控制了她,叫她产生了占有欲,叫她的自私能够控制她,叫她的恶毒在里面作主掌了王权。这是我们从这个母亲的身上所看到的。当一个人有太高的期望,而这个期望突然之间破灭的时候,魔鬼撒但就进到她的里边,掌控了她,叫她变成一个更加自私、恶毒和有强烈占有欲的母亲。

它之所以悲伤还因为当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恶毒的妇人时,我们每个弟兄姊妹的心里边,恐怕都会急切地要做两件事:第一,指责她、批判她、批评她;第二,我们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说这个人做的是不对的,在伦理上、在道德上是违背人性的,是敌基督的,是一个坏人,是一个恶人,这是我们急于去做的。但是弟兄姊妹,当我在读这段圣经的时候,我也觉得她的行为非常地可憎,但是我同时也感到她非常地可怜。在我的心里边甚至恨她的成分都很难迸发出来。反倒是圣经当中“耶和华,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34:6)这句话在我的里边油然而生。所以,我的里边更多的是对这个妇人的同情。因为生活对这个女人已然太不公平。

她是一个被社会和人群所不齿的一个妓女。当她走在路上的时候,妇女们都会指指点点地来痛骂她们。因为这些妇人将她们婚姻的不幸、家庭的破裂等这样的责任归咎于她们的身上。那些所谓道德的男人们,在公开的场合上,虚伪地来抨击、来批判她们,心里却贪恋她们的美貌。她们没有朋友,人们远离她们,没有人爱她们的人性,只爱她们的身体。这时候她们惟一的朋友和希望就是孩子,因为这个孩子所承载的太多。当她们工作一天回来的时候,看到孩子,她们就有喜乐,有幸福感,有责任感来照顾他。她盼望着有一天孩子能够长大,能改变她的命运,因为孩子就是她的希望。因为她盼望着孩子长大之后,儿不嫌母丑,能够有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会爱她,接纳她,怜悯她。这就是这个母亲所期盼的。可非常不幸的是她的孩子死掉了。可能是因为工作太过辛苦劳累以致睡觉睡得太沉,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也可能是因为母亲经济条件的拮据,使房屋的床铺太过狭小,容不下一个母亲和一个孩子,所以压死了孩子。这就是现实,这就是残酷的环境。面对这样一个母亲,我们怎么能去指责她呢?由于被魔鬼撒但所掌控,致使她贪恋、自私,甚至恶意地去攻击别人,是不好的,是错的。但是我们的社会是否给过她更多的机会,叫她能够成长,叫她能够真正地有一个美好的环境去教育下一代?

今天养个孩子会是什么样呢?从母亲开始怀孕,就一次次地去医院检查,并且医院有专门的护士照顾。如果孩子一生下来身体虚弱,可以放到保温室里,还可以到吸氧仓去吸吸氧。孩子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轮班地来照顾,不仅如此晚上还会有保姆照顾,保姆的工资多则每月上万块钱。现在真的不得了,都养的是金蛋。这也反应了我们的生活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在这两个妇人的那个时代,她们什么都没有,可是我们今天有的太多,太多了。我们太过奢侈,将我们人类所能享受到的世界的福分走到了极致。一旦我们没有的时候,就会抱怨社会,抱怨父母,就会变得非常的仇恨、自私。

弟兄姊妹,我们看看这个母亲,再对比今天,我们怎么还能去指责那样一个母亲呢?怎么还能站在所谓道德的制高点上说这是一个妓女,她做得是不对的,她是自私的,她是不可饶恕的?我们的社会是否给她希望了?我们的社会是否给她更多的爱、怜悯和挽救呢?这个妇女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这个社会将一切希望的道路都堵塞了,所以她就破罐子破摔了。她变本加厉地去伤害别人,在罪恶的道路上走向了灭亡。在这个过程当中,要是有一个人伸出爱的手拉她一把,她可能就会回转过来。但是我们的社会做了多少呢?我们是不是把我们所谓的幸福推向极致,变得更加地自私,没有怜悯之心了呢?谴责一个人是容易的,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抨击别人也是容易的,但是当我们进入到我们人性最里边,挖掘人性软弱的时候,我们却发现原来我们自己没有什么比那个妇人更强的。所以弟兄姊妹,让我们痛恨罪恶,但是不放弃爱、饶恕、怜悯、同情,让我们学会像基督一样去爱罪人。

第三,它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的母爱。

是不是一个有孩子的妇人就是一个完全、完备的母亲呢?那么我们藉着这段经文可以看到,面对国王要拿刀把这个孩子从中间劈开一人一半的残酷决定,激发出了母爱的光辉。当然所罗门不是真的要这样做,他是要通过这样的方法来判断哪个妇人才是孩子的母亲。因为他知道母亲为了要叫孩子活下去,会放弃和牺牲自己。此时此刻母亲想拥有孩子的强烈心志可以放下,只要他能够活。这就是母亲的奉献和牺牲。她消灭了自己的欲望和期盼,为了要叫孩子能够活过来,这就使母性的光辉在这一刻被激发出来,绽放出来。

一个生了孩子的妇人是否就是一个真正的母亲了呢?有母爱的母亲才是真正母亲。一个妇人把孩子生下来,却因为孩子是天生残疾而把他抛弃了,那么这样的母亲,她有母爱吗?没有母爱!母亲加上母爱才是一个完备的母亲,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母亲。就像这段经文里面告诉我们的,那个母亲多么渴望要回自己的孩子,多么想抱着他,孩子就是她惟一的喜乐和希望,但是此时此刻有人要把孩子的命夺去。只要孩子能活着,母亲宁可牺牲自己的希望,自己的需求也都放下了,都不重要了。这就是母性所散发出来的仁爱的光辉。母亲用牺牲超越了个人的欲望。

记得我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在教会里有一个牧师讲道,他对会众说:“今天是母亲节,所有的母亲请起立。”母亲们一个一个地都起立了,于是牧师说了一些赞美和表扬母亲的话。还没说完呢,旁边有个老男人晃晃悠悠地也站起来了,牧师太了解这个老弟兄了。这个老弟兄还年轻的时候,他的孩子刚生下来,妻子就去世了。他既当爹又当妈,把孩子拉扯大。为了他的孩子,这位老弟兄独身了大半辈子,这期间他本来有机会另娶年轻的女人,也有机会更好地生活,只要他离家出走。但是为了他的孩子,他把自己完完全全地牺牲了。他看自己的孩子比自己更加宝贵。这就是母爱。我们基督徒的爱就是这样,超越生理和生物学的界限,无论好与赖,我都愿意无条件接纳你,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来成全别人。完全的母亲也是母亲加上愿意牺牲、舍己的母爱。

有这样一个家庭,母亲拉扯着两个孩子。母亲的身体非常不好,有类风湿关节炎,非常非常地严重。除此以外,还有皮肤病,稍微一碰皮肤就红肿,如果你不去管它,它就很难消散。再不小心一碰就破了,而这种皮肤病很难痊愈。正当她攒了一笔钱准备医治的时候,却因为家里的孩子要上一个好学校,她就放弃了治疗,把这笔钱拿出来给孩子上学用。后来,当她又攒了一笔钱,希望能买一个电动轮椅为自己的孩子做点服务的工作,可突然之间孩子的钢琴老师到家里对她说:“这个孩子如果继续弹现在这个破钢琴的话就废了,如果想继续学,就必须要弹好的钢琴。当然也可以让她不学,但是从此她所学的这一切,以及非常好的天分,就都没有了。你选择吧!”母亲怎么办呢?她再次放弃了买电动轮椅,把钱用来买了钢琴。母亲选择了更加艰难的生活道路。几年以后,孩子们都成才了,去了别的地方,当他们拿着电动轮椅回来看望母亲,希望母亲能够坐上轮椅的时候,母亲再也没有机会坐在轮椅上了,因为她已经没有办法将自己的关节弯曲了,只能躺在床上。两个孩子坐在母亲的床边,不能够做任何事情,惟一能做的就是数算母亲曾经为他们所做的事情。通过这一点点的回忆使母亲能够得到些许的慰藉,也使自己软弱自责的心得到一点安慰。

弟兄姊妹,这就是母爱,真正人性的光辉。这样的爱是从耶和华神而来,因为耶和华神是公义、公平、公正、怜悯的,但是在这之中他用他的怜悯和慈爱来调和他的公义,调和公正。“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我们的天父也是一样将他的独生爱子舍弃,叫一切相信他的人都能够得救。所以我想说的是,这个妇人的母爱所预表的、所象征的就是耶和华的爱。耶和华神的爱对我们也是这样的完全,他甚至舍弃自己的爱子。就如母爱,一个孩子本是母亲的心头肉,可是现实生活要求她必须要放弃时,她就愿意牺牲自己成全自己的孩子。在以赛亚书53章1-6节那里告诉我们说:“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

在这个母亲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耶稣基督的舍己,看到了神的舍己,神对我们的爱是何等的完全。愿我们的神藉着这段话保守我们,叫我们看到神的公义、公平、公正,藉着神慈悲、怜悯的手,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行出他的样式来,用他的爱来怜悯我们,也来建造我们每一个人,使我们能够追求公义、公平的同时也有怜悯和慈爱。阿们!

证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