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信主经历



归家的浪子

  • by
  • 2012-8月-01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就是主耶稣所讲的那个归家的浪子。

混沌初开--我中学学的是美术专业,那时候画素描,画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米开朗基罗雕刻的大卫雕像,比较早的接触到大卫的名字,只知道大概是欧洲的一个什么君王,后来大学读的建筑设计专业,外建史课程里着重介绍了欧洲的教堂建筑,因为好奇觉得外国人怎么那么迷信啊,盖这么多教堂干什么,我就想找来一本圣经看看,圣经是通过我奶奶给我买的,她们一帮街坊老头老太太经常聚在一起聊天,信基督教的老人不少,厚厚一本,那个老太太听说我要圣经,很高兴,还专门跑到我家里来给我讲三位一体的真神,他是掌管宇宙万的……我那时候是稀里糊涂的听,圣经拿到手后,大概翻了翻,全是讲什么神啊神啊,没耐心也什么兴趣,就搁到了一边。97年大学毕业,换了几个工作,都很不顺心。我从小没离开过家门。98年我来到了北京闯荡,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一直带着那本圣经,几年里过着半流浪生活。2003年我积累了点资本,开了家小公司,开公司的目的是盈利,赚钱。可是在一天天的奔波中我的心里总是安静不下来,也曾想到圣经,睡前就翻翻看看,当成小说故事书来读。几年中,公司生意平平淡淡,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没什么生意的时候,我就读圣经解闷,我的内心开始问: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啊?难道耶稣被钉十字架复活会是真的?他钉十字架跟我有什么关系?

未定义



又真又活的神

  • by
  • 2012-7月-23

我是2011年四月和母亲一起受洗归主的基督徒,感谢主的大爱拣选了我们这些罪人,让我们认识了这位又真又活的神。

我和丈夫06年结婚一直没有孩子,那时也没有特别着急,就在09年我的母亲患上了乳腺癌,我觉得人的生命是这样的不堪一击,我每天忙忙碌碌的工作也不知道为的是什么,我开始对生命有了新的思考,但是我不知道人为什么会活着这样累,为什么会死。我辞了工作在家来照顾母亲,这时我才意识到钱对于我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人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就在照顾母亲的这段时间里我接触了一位基督徒姊妹,这位姊妹向我传福音,我开始认识主耶稣,开始了解圣经、去参加聚会。感谢主耶稣借着这位姊妹来拣选我,让我可以认识他。我也把福音传给了我的母亲,我们在一起祷告求神来医治我母亲的癌症,感谢主!我母亲现在都好了,没有人能看出来她是位癌症患者,这都是神的大爱不光能医治我们的身体疾病,还赐给我们永远的生命。

未定义



主宰宇宙的不是物理定律

  • by
  • 2012-7月-09

曾经,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特别是在学习了大量的科学知识以后,我自认为我掌握了世界是纯物质的这条真理并引以为豪。当时的我,对于西方的基督教并不了解,对于宗教的认识还停留在课本里所宣称的封建迷信。然而,当时我不愿意承认的是,在生命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这天地之间是有神的,只不过随着后来学历的增加,把这种对神的认识的渴望人为的压制下去了。就像很多人一样,我很小的时候随着家人信佛教,敬拜观音菩萨、财神,对于鬼神之类的东西更是惧怕。在小学的时候,大人们说世界上本没有鬼,我放心了很多,开始迷信数字起来,觉得一年中含有某个数字的那些天我特别幸运,或者说第几次考试我一定会超常发挥。后来,随着学历的增加,我逐渐变成科学主义者,无神论者。我曾经信仰物理学,这种对物理学的崇拜在学习经典力学的时候达到了顶峰,牛顿定律和麦克斯韦方程组对于预言物理现象的强大能力给我造成了一种错觉:人类可以依靠研究发现物理定律,并靠着这些物理定律主宰宇宙。

未定义



两次生命脱险

  • by
  • 2012-五月-15

罗马书第5章1节说:“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神的恩典奇妙,他不是因着我们行为好才爱我们,而是因着他的慈爱应许。神爱我们,差遣耶稣基督来到人间,用他的宝血拯救了我们,洗净了我们的罪。这些年来,神每时每刻都用他的慈绳爱锁引导带领我的生活。他的恩典真是诉说不完,数之不尽。

我很清晰地记得,那是在1998年农历正月初六,因为一些原因,妈妈选择要放弃生命,但人的生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他藉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和妹妹将妈妈挽救。不但如此,上帝还藉着这样的一场灾难改变了我们全家人的命运——妈妈听到了福音,相信了上帝,她充满希望地活了下来!从那以后,妈妈每周日都参加聚会,因为她知道上帝救了她的生命。虽然那时她还不知道,上帝不仅能拯救人的性命,更能够拯救人的灵魂。十几岁的我每到周日就跟着妈妈去参加聚会。那时我并不认识上帝,只知道和妈妈在一起玩儿,到了教堂听道也听不进去,有时候听着就睡觉。

未定义



田昆朋弟兄信主见证

  • by
  • 2012-3月-22

上帝的拣选是偶然中的必然,也是必然中的偶然。之前一直对国学兴趣浓厚,在翻阅一些书籍的时候,会这样那样的侧面了解一些基督的知识,特别是国外的图书更是如此。一直对基督这个词汇充满幻想和神秘的色彩,使我这个探索欲极强的小羊有很大的吸引力。当然,在我所走过的道路,还是有一定的障碍和曲折的,布满了荆棘和撒旦的搅扰。

我的家庭是典型的中国家庭,严父慈母,继承祖上的传统,除了信奉传说中的天地神外,没有别的信仰。从记事时起,我就记得每逢农历每月初一、十五,妈妈就会上香、烧纸、磕头、跪拜,有时候妈妈会喊我一起,有时我会不自觉地学着妈妈叩头,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现在想来当时的举动是多么的愚蠢,犯了拜偶像的大忌,多年来自己生命的曲折也许是应得的惩罚和最好的印证。曾几何时,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按照因果回报的定律,我一直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凡遇到弱者、需要接济的朋友我都会义无返顾、倾囊相助,我应该有个很好的命运,凡事都会一帆风顺、水到渠成、梦想成真。但结果往往天不遂人愿,甚至事与愿违,多少年来,我一直在问自己,向亲人朋友请教,时常质疑上苍,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你这样惩罚我,但结果是无果而终。

未定义



信靠主耶稣 过得胜生活

  • by
  • 2012-2月-10

我是大约在20年前开始接触主的, 当时的想法也很简单, 只是觉得信靠主, 说不定能使我的生活更加顺利, 事业也能更成功! 但我那时的生活一切顺利, 就没有全心全意依靠主。而是每当遇到些小挫折的时候,就祷告一下, 挫折过去了,也就忽略了。由于心不诚,对主也总是半信半疑, 有时候就能得着,有时侯,就忘记了。

这二十年来, 我时常想, 真的有主存在吗?我简单地翻过《圣经》,但有很多疑问, 例如:那时候的人真能活能那么长吗?可能吗?耶稣基督如果真的能给人治病,那天下还有什么烦恼啊!什么事情一求主不就都解决了吗?这二十年来,我也经常和很多信主的人沟通,我接触到的大部分都是受过很高教育、在事业上取得很大成就的人,我总想,他们应该比我对主研究的更多吧?他们的知识层次应该比我高很多吧?可是他们都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由此我也经常迫使自己就信吧, 别想那么多,反正信也没有什么坏处!但是,真正遇到问题时,我对主还是经常半信半疑!

未定义



主治了我的病

  • by
  • 2012-1月-30

我是个要强的女人,我崇尚个人奋斗。做生意我很认真拼搏,也算成功,但我好像从没快乐过,数钱的同时,心情更加压抑。身体上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疼,十多年长期查不出的,怪异的腹痛病,几乎打垮我的精神。

2009年9月我又患了脑梗死失语症,半年以后,再次复发脑梗死失语症,让我痛不欲生,我总是以泪洗面,我整夜不能睡觉,还得了抑郁症。家人戏弄我是:“残废人”,说话更是词不达意,一句完整的话也表达不清楚,觉得自己成了半个哑巴,我更加痛苦,不敢与人交谈,形容自己像行尸走肉,真想一了百了……

2011年7月份,为我看针灸的主内朋友,带我去了一个家庭基督教会几次,并送给我一本《圣经》和一本《游子吟》,悠扬的赞美歌歌声让我暂时忘却了烦恼。

渴望信仰的开启,我想在最近的地方触摸上帝的手,2011年8月4日我去了海淀基督教堂,当时倪姊妹接待了我,她领我看了庄严的教堂主堂,倪姊妹说:“耶稣是我们的救主,只有一个前提,就是相信耶稣是真的,慢慢的你就能读懂这些书。以后,神还会带给你智慧和丰丰满满的恩典!”当时,她的话我似懂非懂。

未定义



刘炳阳个人见证

  • by
  • 2011-11月-23

“我是你的创造主。甚至在你未出生之前,我已经眷顾你。”当我写个人见证的时候,我好像在和神对话。如今能来到神的面前,我很感谢我的爱人,是在她的引领下我才有了人生最宝贵的变化。

未定义



沐浴在神无限的爱之中

  • by
  • 2011-10月-27

 

亲爱的弟兄姊妹:主内平安!

我今天之所以站在这里,是因为上帝对我的厚爱之感动,是弟兄姊妹对我的帮助之感动。因为我不知自己的肉体还能在世上存活多久,所以我要抓紧时间把神对我无所不在的眷顾说出来,和弟兄姊妹一起见证信主前后在我的家庭、我的身上发生的所有改变,一起分享神赐予我的特殊恩典、神的全能、神的慈爱和神的永恒!感谢主!

我跟在座的许多弟兄姊妹一样,从小受的是无神论教育。在事业、生活上我有完美的追求,我全身心地把自己献给了成绩、名誉、家庭,这一切我都如愿以偿了。但因人生没有正确的信仰和方向,只是盲目奋斗,几十年深感肩负重担,每天都在为生存而努力地拼搏着,从来就没感轻松和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快乐,身心由此疲惫。就在我继续展望无限美好的人生中,突然出现了转折。2007年我被确诊患妇科癌症入院,可谁曾想医生一刀下去就无情地将我的下身神经严重损坏,大小便至今不能自主排出。只能被迫插上尿管,一系列的困难也接踵而来。为此,严重伤及到了我的心里健康。别人过一天并不难,可我的每一天都是在痛苦忧伤中熬渡的。

现实生活并没有因我的患难而宽恕我,仅在与第一次手术相隔半年,我又被查出患了膀胱癌,同时做了第二次手术。

未定义



奇巍个人见证

  • by
  • 2011-10月-19

我叫奇巍,是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英语系的一名学生,1991年出生。许多人问我,我是怎样接受耶稣基督的,我也因此对这个问题做了很多思考。

真正的契机大概是在高中,尽管高三的学习生活非常紧张,但我还是喜欢放下手头的学习任务,做做所谓的“胡思乱想”。我从那时开始觉得这样一个世界,一定不是没有规则,但那规则也一定不非常人所能领悟的。换言之,这个世界拥有它自己的主宰。我那时觉得自然就是这个主宰,一切事物(包括人的自由意志)都在自然地规律中相互作用、共同运行着。但是我同样有这样那样的疑问:这个世界的规律又是谁创造的?这个世界许多人类未知的事情(比如灵魂)又是如何运行的?

未定义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