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信主经历



赵琦个人见证

  • by
  • 2011-10月-16

“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记得几年前我在现代soho一个叫Emo+生活概念店的门上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把它记住直到现在。当时并不知道这句话就出于《圣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可以准确的把它说出来,因为我觉得它就像对我说的。一直以来我是一个缺乏勇气的人,有多少那么好的机会,我不敢尝试,不是因为我对自己没有信心(事实上,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能力,潜力以及知识面都很自豪,这是因为我一直都在不停的充实自己,又对惯有的做法进行创新,不盲从…),,而是因为害怕,怕受创伤,怕受人嘲笑,所以不敢去叩开那扇门。就像《绿野仙踪》里的那只小狮子。

未定义



赵姝个人见证

  • by
  • 2011-10月-12

记得第一次听到上帝的福音,是来自一位美丽的美国女孩,她的名字叫方贝斯。她万里迢迢从美国来到中国,就是为了将福音传给中国的学生。第一次参加团契,是在2004年的感恩节,受方贝斯的邀请,我来到了她的家中,第一次感受众多年轻的姐妹弟兄欢聚一堂,祷告、分享、唱诗歌。那时的我,青涩、懵懂、茫然,却是充满信心和希望,只因为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备受亲人的关爱呵护,未曾体验生活的酸甜苦辣。对上帝,新奇之外,更多的是疑虑和困惑。

未定义



信主的见证

  • by
  • 2011-9月-27

感恩的心

2005年3月,经过FESCO推荐进入美国国际集团(AIG)进行大学毕业前的实习工作,负责为一位台湾籍副总裁担任助理工作,他的全家是基督徒,他经常会给我讲述一些圣经中的故事和箴言给我听,拿一些基督题材的邮票和艺术作品与我分享。公司里面有很多香港同事都是基督徒,他们每周四在公司组织“查经班”,经常组织集体义工活动,由此我接触到了很多姊妹朋友。企业文化中的最常用的一句话就是:“做一个懂得感恩的人”。

未定义



感恩见证

  • by
  • 2011-9月-23

在这里我愿意给大家一起分享我的信主历程,2003年是特别的一年,这一年对于我们家而言更是特别的一年,年仅28岁的哥哥意外离世,母亲因伤心过度患上了半身不遂。我当时正在北京读书,非典的特殊时期,我没有害怕,可是面对家里发生的一切,我彻底崩溃了。正是在这样一种境况下,叛逆倔强的我对生活、对未来失去了一切信心。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人孤独无助的在海淀步行街里走着,当时看到好多人在排队,出于好奇围上去,当看到“基督教堂’几个字时眼睛已经模糊了,当我踏进教堂的那一刻,我泪如泉涌,一种温暖和亲切的感觉环抱着我,这里才是我的家。(我生活在一个基督家庭,可上学后认为信主是迷信的,渐渐远离了主,,我是一只迷失的羊,那一刻找到了回家的路。)

未定义



感恩基督耶稣的拣选

  • by
  • 2011-9月-21

冥冥之中,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属灵的,从小就对神学的一直深感兴趣,儿时就很喜欢看相关的丛书,以至于放弃上北广,学习了文物鉴定与修复,开始研究宗教历史。虽然那时身边大多同学都受到无神论和进化论的教育,但是我每每阅读相关宗教神学的丛书,我的内心就会有不同寻常人的感悟和感动,几年过去了,每每到达神的殿堂都会无比崇敬!我坚信自己一定是与某个神灵有关系,只是在等待联络我的神……

毕业之后,工作繁忙的快节奏生活,让我无暇顾及我的兴趣,只能凭借自己认为的能力一直磕碰前进!直到2009年,我的同事MONICA她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听她的讲道分享中,不知不觉中吸取了很多知识,在知识上我相信基督的神性,我也相信耶稣到世上来救赎罪人;但这对我个人并无大影响。虽然祂是为我死,也是为全世界的人死,这事实在我身上并无特殊意义。至于罪吗,人人都是罪人,我不会比一般人更坏!所以那时我只是作为旁听,没有感同深受。那时《圣经》也翻看过,但是并不是很理解,因为工作原因也就搁置一边,没有理会。这就是第一次与耶稣邂逅……

未定义



漫长的归主经历

  • by
  • 2011-9月-15

对主的信仰始于二十年前。那时有位非常好的朋友,家里信天主。对他的信仰我非常好奇,也开始对主敬仰起来。但却没能坚定自己信主的决心。因为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信主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呢?虽然朋友教会了我念《天主经》,《圣舟经》《信经》。但我只是在生活,工作遇到困难时,才背一背经文。祈求主保佑我这个世间俗人。总自以为是的认为信主是非常隐私的事,没必要去参加教堂的礼拜,也没必要和那群“没什么文化”老头老太太一起去听主的教诲。

去年,我一帆风顺的生活中终于起了波澜。原本很好的生意,因为一个重要客户也是非常好的朋友犯了大错。而受到了巨大影响。这种影响终于警醒了我,颠覆了我自以为是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原本我以为能靠自己搞定的一切,终于搞不定了。一段时间公司面临着巨额亏损。将辛辛苦苦十几年的积累金都赔了进去,而且还看不到半点缓解的希望。这一切,使我这样一个在大家眼中的“成功人士”痛苦万分!但就在人生遇到重大挫折的当口。景仰和崇拜主的愿望却不可抑制的强烈起来。我在迷茫的时候,毅然走进海淀堂的门。询问加入基督教的手续和流程。韩牧师接待了我,告诉我主的门是向所有的人敞开的,加入教堂信主,需要先参加慕道班的学习,在学习之后可以加入申请洗礼的行列。

未定义



生死关头主显大能

  • by
  • 2011-6月-20
2002年冬天,我妈妈突然病倒,直到病重快不行了,家里人才打电话给我。
我带着给爸妈买的新鞋子赶回去。那双新鞋,我妈妈没有穿过。
回到家看到我妈妈奄奄一息躺在床上,我绝望地直流眼泪。看一眼床上的妈,看一眼相框里的妈,泪水不停地流啊流。
医院已经放弃治疗,下了病危通知书,让回家准备后事。哥哥姐姐都在忙着后事,无暇与我说什么话。
我想哭是不行的,一向健康的妈妈不会就这样离开我们的。
未定义



我的信主经历

  • by
  • 2011-6月-14

2010年1月中旬的几天里,我信心特别软弱,感觉似乎圣灵离开了我,心里烦躁不安,不想读圣经,读也读不明白。这种状况使我很担心,怕自己离神越来越远。1月13日晚上,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就拿出《见证在海淀》,看到一篇题为《主必赐我恩宠光荣,主必同我行一路》的见证。见证的作者从前是无神论者。他在燕京神学院当体育老师期间所经历的神迹使他逐渐认识主并最终信主。这篇见证让我很感动,带给我平安和喜乐。神藉着这篇见证又把我拉回他身边。那晚,我做了一个很长的祷告,心里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要向天父倾诉。我省察自己为何信心软弱,求主加给我力量。我意识到,神在我身上彰显过很多神迹,我却如同主耶稣医治的十个大麻风病人中的那九个,没有归回信靠主,没有将荣耀归与主(参路17:12-19)。对此,我惭愧之至并求主赦免。我愿因着信心和感恩的心,为神作见证,将神在我身上做的奇妙的事,将神带领我归信他的事都见证出来。

未定义



真正的父爱

  • by
  • 2011-6月-11

“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弗1:4-5)。不知不觉人生已经20多年,其间百味杂陈,却没有真正的喜乐。而信主短短半年多,我却领受了天父赏赐给我和全家人的莫大喜乐与扶持,使我即便在磨难和挫折中也有真正的平安。靠着主的恩典,我愿与大家分享信主经历,见证天父如何带领我回家和赐给我的宏大恩典。

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孩子,从小跟着奶奶长大。我小的时候,奶奶特别虔诚地拜偶像,我自然就随着奶奶拜偶像。2000年左右,奶奶终于认识了主耶稣,从此便真正得着从神而来的爱与喜乐。那以后,我跟着奶奶去过几次教堂,还在西苑一个奶奶家参加过聚会,我清楚地记得那次的证道人是刘黎明牧师。

但后来我和专业上的启蒙老师又恢复了联系,开始接触佛教法事,到智化寺学习佛教音乐,还参加了北京佛教乐团。我家是北京红白喜事的老世家,我是第4代传人。因此我皈依了佛教,开始参加民间的红白法事与一些迷信活动。2003年到2009年10月,我家出现了两股势力,一个是奶奶,一个是我。因为我年纪小,家里人都向着我说话,不认同主的爱和大能。那几年家里的气氛很不喜乐,但我并没有意识到,还是我行我素。

未定义



归向主

  • by
  • 2011-4月-18

现在我可以确信,最初的感动来自于神。许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与神隔绝的生命中,整天为学业、为生活忙忙碌碌,把神拒之门外。虽然后来出于好奇读了一些福音书籍和小册子(如《游子吟》等),依然觉得里面谈论的“耶稣”距离我非常遥远,不会和我有什么关系。直到有一天,主亲自在我身上作工。

我2006年初刚进实验室就得知我的导师是名基督徒,当时还暗自诧异了一阵。有一段时间,我和导师共用一间办公室。午休的时候,她经常会放一些音乐来听,都是赞美诗。有一天,一首歌(《你是我永远的救主》)的几句歌词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耳朵:“你是我的主,为我钉在十架上;我的罪孽过犯,你全为我担当……”我当时非常感动,心里想: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因为我的缘故献出了生命,而我却拒绝承认他,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同时,我心里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更多地了解这位“救主”。那时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基督几乎一无所知,原来自己一直在凭着无知的骄傲排斥与神有关的一切。现在看来,那次经历是主亲自来到我的心门外叩门了。之后,我带着一个还未解开的心结,踏上了求索之路,并且常常能听见自己心里的呼求:主啊,如果你真在那里,求你让我认识你。

未定义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