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信主经历



捆绑中获救

  • by
  • 2011-4月-08

我叫吴瑞兰,今年66岁。我拜偶像二十多年,还把偶像搬回家供奉。每逢初一、十五、过年,我都烧香、买上好的供品摆上,求它们保佑我和我的家。

我妹妹信耶稣十多年,全家都信并接受了洗礼。他们全家常常劝我信耶稣,不要拜偶像。她把圣经和赞美诗送给我,那时我读圣经是为了和她辩论。我把耶稣这位真神和佛、道、神、仙放在一起供奉。我想:“我对你们全都好,你们也会对我好。”

这样做的结果怎样呢?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颈椎4至7节骨质增生,椎管狭窄,双肩、前胸、后背疼痛,行动不便,右手不能切菜。我丈夫的双腿、双脚也常肿痛。在经济运营中我也遭受重大损失。我一个人偷偷地哭泣,念大明咒、地藏经,求佛显灵帮我渡过难关。但“外邦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口中也没有气息。”(诗135:15-17)这些虚无的假神都没能帮助我。

2008年9月,我和丈夫到丹东凤凰城东汤温泉疗养院,巧遇来自哈尔滨的井丽梅姊妹。大家在疗养院的花园聊天,她对我丈夫说:“大哥,你们信耶稣吧!只有耶稣才是真神,是我们蒙福的源泉。”我丈夫说他读过圣经。井丽梅说:“知识和信是两回事,信而受洗才能得救。”

未定义



信心的启蒙

  • by
  • 2011-3月-30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心灵深处有一种强烈的渴求,但又不知道自己要寻求什么。尽管在外人看来我已经如此的幸运,似乎拥有该拥有的一切,但这一切都无法填充我心中的那块空地,为此我时常独自伤感。多年以后,1994年在国外教堂中一次参观性的崇拜,让我听到了来自上帝的声音。那是教堂唱诗班的赞美诗歌,声音美妙轻柔,但却有无穷的吸引力。我禁不住流泪,因为这正是我冥冥中所追求的境地。可惜的是,当时我还不认识神,走出教堂,依然背而不见神的面,生活仍旧缺失喜乐和盼望,时常不由自主地唉声叹气。

“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8:26)

我的叹息祷告声得蒙神的垂听。2002年我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从美国打长途电话给我传福音,传讲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救赎和神的恩典。当时的我正徘徊在人生信仰的十字路口,对听到的福音半信半疑。但这个电话的呼召促使我走上了寻求神的道路。我当时的想法是:如果他是真神,我愿意相信。

未定义



神使我远离私藏毒品枪支罪

  • by
  • 2011-2月-27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私密空间,里面藏着许多无法透露给人的阴暗与污秽。我心里就有许多这样的空间。信主前,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罪人,反倒觉得自己挺完全的,没有罪。虽然我做事常常自以为是、骄傲自大,又凡事以自我为中心、爱较劲,脾气暴躁,可以说是毛病多多。但我总认为自己是对的,错的都是别人。经历神之后,我发现自己实在是个罪大恶极的人,神却恩待我,爱我这个罪人,让我成为他的儿女。

我从小学一年级起就跟着家人学会了抽烟和喝酒。虽然后来把烟戒了,但酒却捆绑了我二十几年,直到今年5月才蒙神的恩典被彻底地拿掉了。我从小父母的关系就不好,生活在充满暴力的家庭中,对父亲充满了愤怒和怨恨。2004年,我凭着一时的血气逼着母亲和父亲离了婚,亲手拆毁了父母的婚姻。

父母离婚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以为自己可以从家庭暴力的阴影中走出来,却发现自己陷入了更深的痛苦之中,甚至想到死。虽然当时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在西客站车辆段当检车员,但我常常幻想自己钻入行进中的车轮下被碾成齑粉的样子。每次站在车站的高台上,我就有往下跳的冲动,忧郁地想象着自己从高空坠落的感觉。因情绪不稳定,2005年初我辞掉了工作,买了一辆车准备拉私活。

未定义



上帝的爱一次次临到我

  • by
  • 2011-2月-24

一直想写篇见证,可是总没有让自己静下心来述说上帝给我的一切恩赐,然而脑海中那些鲜活的记忆却在不停的提醒我,要把主对我的恩赐和眷顾告诉更多的兄弟姐妹,让他们知道主是可以信靠的,主就是慈爱的父母,一直伴在我们身边。下面分享我人生的四个感动:

未定义



妹妹离世改变了我的信仰

  • by
  • 2011-2月-10

我和妹妹是一对双胞胎。大学二年级时妹妹就信了主。不久之后,她前往英国继续深造。2007年7月,她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移动通讯博士学位。但十七天之后,妹妹却突发急病,匆匆地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一天是2007年8月8日,是个我永生难忘的日子。妹妹的去世给我带来沉重的打击,当时我想人生中再也不会有什么比这个经历更震撼我的了。然而更震撼的是,妹妹的去世竟使我奇迹般地转离了一直以来都笃信的佛教,归到了主耶稣的名下。妹妹以生命为代价换取了我这只迷途羔羊的归回,使我也得到了永生的生命。

我一直都笃信佛教,去年飞往英国探望生病的妹妹前,我还专门跑到庙里为她烧香拜佛祈福。但妹妹走得非常突然,等我飞到英国时,妹妹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时我并没有怪罪我的佛祖不灵,而是对基督教深恶痛绝,认为是妹妹的信仰害死了她。如果她不信主,就不会被主接走,可能还可以救过来。我也非常排斥妹妹教会里的朋友,认为他们并不真关心我,而是关心我能否也信主。但是当妹妹的好朋友捧着她爱不释手的圣经走过来跟我说,“你妹妹亲口托付我将这本圣经亲手转交给你”时,我感受到了这本书的份量。这本圣经妹妹一直带在身边,从未离开过她。接过它就好像是接过妹妹的生命一样。

未定义



我是如何来到神面前的

  • by
  • 2011-1月-25

我的信主经历非常奇特。从不信,到谎言称信,再到信服主的大能,直至认罪悔改,接受主耶稣做我的救主和生命之主。这个过程,如果不是神的奇妙安排,我可能至今还游离在神的家园之外。

我父亲五十多岁时,一场急病夺走了他的生命。母亲身体一向不好,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真可谓“百病缠身”。为了让相依为命的母亲能身体健康,我想尽一切办法,不断地请医生为她看病、打针吃药,但收效甚微。

母亲五六十岁的时候,听到了主的福音。2003年,我从绕辉搬到长春。一次,回家看望母亲,见她病得很厉害还在教堂祷告。目睹这一情景,当时不信主的我觉得不可思议。于是硬拽着母亲让她去我家住,让我好好照顾她。母亲说:“你不信主,我不去你家!”我哄她说:“我信”。到了我家,我想送母亲住医院,但她坚持不去,只是坚信主的大能可以医治她。我看难以说服她,只得给她买了藿香正气等两种常见的中药,先吃了药再说吧。其实那时,我已经不相信母亲的病还能医治,私下甚至为她预备好了寿衣。谁料想那天母亲服药后睡下,一觉醒来她的病竟然好了!

“他是你所赞美的,是你的神,为你作了那大而可畏的事,是你亲眼所看见的。”(申10:21)主在母亲身上的救治让我彻底顺服在主的面前,而这只是主赐给我奇异恩典的开始。

未定义



加略山的呼唤——我的信主经历

  • by
  • 2010-12月-05

2005年秋天,我去波兰实习。实习的城市叫Torun,是波兰一座非常著名的旅游城市,也是波兰科学家哥白尼的故乡。实习所在的公司是一家波兰本地的化妆品公司,我的工作是负责开拓和联系中国的供应商,为公司找到质量上乘、价格合适的产品。

实习的工作非常轻松。按照波兰当地的工作习惯,大家每天下午4点钟就下班了。我比较喜欢在下班后到处走走逛逛,就经常去市中心的广场玩。像欧洲大部分的城市一样,Torun的市中心是个市民广场,广场的中心是座非常古老的大教堂,教堂周围有各样别致的商铺。广场上每天都有很多游人来来往往,非常热闹。

有一天中午,我在广场上看到一个白色的流动宣传车。走近一看,发现是车体上面都是关于基督教的宣传知识。我很好奇地走进了车里,看到有位50多岁的女士坐在里面,车内壁的四周也都挂满了各样关于基督教的介绍。看到我是个外国人,那位女士就开始同我讲话,向我述说上帝造人的事实。这是我第一次从别人口里听到上帝造人的事,但我那时还不信主,脑子里全都是学校学来的进化论,所以就同她争论起来。记得大概争论了几分钟,我觉得她说的完全没有道理,就下车去玩了。这是上帝第一次向我呼召。

未定义



不再拜偶像

  • by
  • 2010-6月-02

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腿有残疾,二儿子大脑不健全,家里经济困难,村里人都看不起我。信主后,弟兄姊妹关心我,安慰我,帮助我,问寒问暖。在主恩的沐浴中,我感到无比的温暖,也找回了做人的尊严。我从心里感谢我们的上帝,爱我们的主。那年我大儿子因病去世,我心里很难过,想着孩子来到人世间没有穿一件像样的衣服,就想请人糊一身纸衣服。后来,弟兄姊妹知道后,告诉我不能这样做。大家用圣经中“十诫”的经文引导我,让我明白了,神是忌邪的神,他严禁我们拜偶像,制作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并且严禁去事奉这些东西(参见出20:4~5)。我的这种做法,是神不喜悦的。而且我儿子也信了主,我就更不能这样做,否则不仅我犯了罪,还违背了儿子的意愿。我于是就跟裱糊衣服的人说:我是信上帝、信耶稣基督的人,所以你不用给我糊了。从这件事情我知道,不拜偶像,说起来容易,做出来难。尤其是对待有些民俗,如果不常常警醒,常常以神的话语来判断思考,就会在不经意之间犯了罪。我把我的经历告诉大家,一方面,要传扬神的恩典,见证神的荣耀;另一方面,要提醒大家,灵里的斗争是时时刻刻的,千万要小心撒但的诱惑,不能得罪神,要做讨主喜悦的人。

李淑英(西北旺聚会点)

编辑:梁俊

 

未定义



我的蒙恩见证

  • by
  • 2010-6月-02

一天,我在离家很近的姑子庙旁,看见很多人在排队。听说都是要皈依佛门的人,我感到很好奇,就凑过去看。旁边一个人劝我说:“你也皈依了吧,皈依了就有依靠了。”我想,这可是大事,得慎重考虑,就没回答。

后来我把皈依的事讲述给一起打拳的朋友。一个人说:“这年头没钱什么事都办不成,就信钱吧。”另一个说:“信什么都行,就是别弄得太复杂。”这时刘姊妹走过来,为我传了福音。我说,一个中国人,信外国教干吗啊?她说,佛教不也是外国传进来的吗?我想也是。于是刘姊妹就邀请我和她一起去教堂看看。

在我答应去教堂前的那段日子,总有人要带我去见信佛的人。可我前前后后几次改变主意,今天说去,明天又说不去。同时,刘姊妹也老是邀请我和她去教堂,我也总是反反复复地拿不定主意。

经过一个月的挣扎,我决定和刘姊妹去教堂看看。心想不管信不信,看看总无妨。在定好去教堂的前两天晚上,我梦见自己走进一间很大的房间,里面很肃穆,坐着很多人。前面有个人在讲关于羊的事情。我觉得这个梦很奇怪,就告诉了刘姊妹。她说:“你梦见的是教会,羊是对基督徒的称谓。”

未定义



数算神的恩典

  • by
  • 2010-6月-02

一直以来,就想好好倾吐我的感恩之情。数算神的恩典何其多,更让借口拙于表达的我羞愧不已。

上小学之前我和外婆住在一起,信主几十年的外婆一直在当地的教会作义工,天天乐呵呵的外婆似乎不知道什么是忧愁,大字不识几个的外婆竟然能够用方言读圣经唱赞美诗,跟着外婆去的教堂喜乐融融,跟着外婆唱的赞美诗琅琅上口,这些就是我关于基督教的最初记忆。现在想想,当年的我原来离天家是那么的近。

未定义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