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生活见证



苏亚妮个人见证

  • by
  • 2011-11月-21

我是2005年11月第一次去的崇文门教堂。2005年至2011年断断续续地去崇文门教堂,也参加过崇文门教堂组织的几次野外活动。其间感受到了教堂的温暖和弟兄姊妹的热心与真诚。2011年4月开始每周五参加青年聚会且参加了慕道班学习,进一步了解了主耶稣,还有就是每周日中午12:30之前的英文祷告会,对我的影响也很大。优美的英文赞美歌和舞蹈伴奏深深地吸引着我,使我更进一步地体会到了上帝的伟大功效。

未定义



又真又活的神就在我身边

  • by
  • 2011-11月-18

春去春又回。一晃我信主11年了,在这11年当中,我数次经历神在我生命中的奇妙作为,像我这样的罪人能蒙神如此的恩典,感恩的心无以言表,只能为主作见证 来荣耀神。

2002年脖子上皮里肉外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当时吃了不少的药也没见效反而越来越重,医生建议手术,可是我担心那么多的疙瘩 得切多少刀才能清理干净啊!所以我拒绝了医生的建议,医生还说不抓紧治疗会病变,言外之意不言而喻。即便医生这样说也没能改变我的想法,坚决不做手术。于是我把目光转向了神,向神恒切祷告:求神医治,我相信神能使摊子走路、瞎子看见、大麻风洁净,就能医好我。果然过了一段时间我脖子上的疙瘩彻底消失痊愈了。神真的医治了我,我很感恩,更加的亲近神,读经祷告,去教会敬拜神从不间断。

未定义



刘红景个人见证

  • by
  • 2011-11月-06

十一,又一个金秋收获的季节,公司放假7天。参加完周日海淀堂的敬拜,匆匆忙忙踏上回乡的旅途。

回到家中,家里一派繁忙收割的景象,偌大的院子里堆满了没有刚刚掰下来的玉米,个个饱满,老爹老妈也脸上充满自豪和喜乐。

今年真是神恩典我们老刘家的一年。让我们家五谷丰登。几十亩的小麦颗粒归仓,几十亩大玉米正在一点点入库。感谢主。我妈妈说今年是几年来玉米颗颗饱满,没有死秧。小麦亩亩整齐,粒粒满子。地里还有几亩大大辣椒也马上也熟了。特别是今年的雹子没有砸到我们家的玉米,大风没有刮倒我们家的小麦。我告诉我妈妈,说这是神的恩典。我妈妈真是老天爷看顾。她不认识耶和华,但认识老天爷。

未定义



殷乐个人见证

  • by
  • 2011-10月-09

在我十岁时,父母就传给了我基督的福音,母亲告诉我:“上帝是一位全能的父亲,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通过祷告向天父爸爸祈求他就帮助我们。”记得一次得了急性腮腺炎,很严重,因为当时已经很晚,卫生院也没有值班医生,只能等到第二天早上才能去输液,母亲跪下来用手按着我肿起老高的腮帮,不住的向上帝替我祈祷,在母亲替我祷告的过程中,我感觉到母亲那双手似乎变得很有魔力,腮帮没有先前那样肿胀、疼痛了。不知不觉的我睡着了,早晨起来时,腮帮已经消了肿,根本不用再输液了。母亲告诉我那是上帝借着她的手在为我医治疾病。我更加相信上帝是一位万能的父亲了,那时候,我热切的追随着上帝的脚步,信心火热,节日的时候还会和其他小信徒登台赞美上帝……

渐渐到了叛逆的年龄,对待上帝的态度开始变得叛逆,常常背离上帝的旨意,开始离弃上帝,父母因为我的悖逆感到很苦恼,暗自为我的信心向上帝祷告、祈求。

直到懂事为止,我仍然远离上帝的怀抱,我相信只要肯努力,有信念,有追求,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不会击倒我,在朋友和同事的眼里,我就是典型的女强人:工作顺利,又受领导赏识。

然而,一次冲动导致我不得不面对关乎未来的三个艰难抉择,无论选择哪条路都会得罪另外两个很信任我的人,那几天精神恍惚,连做梦都是在选择出路。我感到以前的一切努力都将付之一炬。

未定义



李永萍个人见证

  • by
  • 2011-10月-08

一、 我是怎么相信耶稣的?

1993年,当时我8岁,爸爸生病了,刚开始就是牙疼和头疼,慢慢眼睛看东西都是双影,在家里医院治不了,也没有检查出到底是什么病。所以来到北京大医院检查,我爸爸的舅舅在北京,把爸爸安排在中日友好医院检查和治疗,医生确诊是脑部三叉神经上长了一个瘤,医生就给家人说,没必要治疗了。就是动手术了要不是死,要不是植物人,还要很多的钱。那时妈妈很无助,看着爸爸疼的直撞墙。这时我的舅奶就说了,要不求求上帝。舅奶的家族就是信基督的,她本身也是在教堂教小朋友的。妈妈就说只要能让我爸爸好起来他就信上帝。舅奶送妈妈圣经,带她去教堂。而我爸爸每天靠吗啡止疼,爸爸知道病情后就不想在治疗了,怕花光积蓄自己在死去,还有两个孩子以后的生活怎么办。但是妈妈还是下定决心做手术。舅奶和很多教会的姊妹为爸爸的手术做祷告,在爸爸将要进手术室的时候,舅奶握着爸爸的手说,上帝与你同在。记过很多个小时的手术,爸爸出来了,经过妈妈的细心照顾,爸爸居然慢慢好起来。只是有只眼睛看不到东西了。感谢上帝让我有一个完整的家!

概括说:

1.爸爸得救

2.上帝给妈妈信心

3.上帝给妈妈能力,让妈妈不知疲倦的挣钱还债,供我和弟弟上学

未定义



张明建个人见证

  • by
  • 2011-9月-29

感谢神,孩子张明建愿意将主在我身上彰显的大爱拯救向众人见证出来,愿荣耀归于神尊贵的名!

孩子自小时家族开始信主的。几年之后因为仇敌的败坏,我的家人跌倒了。这是我一生遗憾的事情,因为我现在是多么的羡慕经上说的:“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也不偏离”,这在主里是多么的有福啊。

感谢神,2008年主还是赐福给孩子,让我能够来到北京读研,也是在这一年我真正的认识了我的神。开学后有一天导师和我们聚餐,回来后导师问:“你们谁有信仰吗?”我的同学说他信仰马克思主义。我问老师说,这和研究应该没什么影响吗?导师说你信仰什么,我说:“我信基督”。导师很生气地说:“早知道你信就不收你了”当时我很委屈。但是神真的从此让我离开了世人的道路。经上说:“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感谢神,从那时候我开始去海淀堂买了一本圣经,然后自己每天坚持阅读。

未定义



吴东林的个人见证

  • by
  • 2011-9月-21

个人简介:

本人是吴东林,生于1986年11月12日,吉林省吉林市人,满族,镶黄旗人,19世纪末之前祖籍是老北京人,祖辈是辅佐皇帝的大臣,后来从四代前迁移至东北。然而他的经历从出生就充满的惊心动魄,正应验了,我在母腹中,神早已拣选;我在母腹中,神早已看见。

第一章:大难不死的降生

第一节:致命的阑尾炎穿孔大手术

1986年9月份,是母亲怀孕7个月的日子,以往身体健康的母亲突然间肚子剧痛,后来去了医院做检查,结果令在场的医生大吃一惊,原来是阑尾炎穿孔,那时的医学技术还不甚发达,何况这个阑尾炎穿孔还发生在怀孕中后期,更是难上加难。于是医生下了死亡判决书,而这个死亡判决书就是生死二选一。如果我要是早产,我的母亲将会没命;如果带孕治疗,我的母亲能活过来而我极有可能就扼杀在母腹中了。还有最可怕的,带孕治疗有可能两个都没命了。还有一个问题,即使我早产出来,我也未必能活多久,因为身体太虚了,很多器官都没发育全,活不了几天还得夭折。所以,我的母亲毅然决定了带孕治疗,牺牲自己保全我,不过能两个都救活是最好的,哪怕有一丝希望也要都救活。不过这个概率是最低的,几乎是零。

未定义



大能的膀臂——欧阳清泉姊妹的见证

  • by
  • 2011-8月-23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这三位一体的神是我们全人类的真神,是大能的神,全能的神。我们全人类都是属他的,没有他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一切一切。他的爱是长阔高深的,他将他的独生爱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用十字架的宝血救赎了我们。用十字架的宝血战胜了魔鬼撒旦,他为了我们死,为了我们的活,复活升天将来再来接我们。这个概念是天经地义的。是谁也颠覆不破的道路,真理、生命之所在。

未定义



沐浴神恩母女同受洗

  • by
  • 2011-8月-19

《母亲佟彩芹的信主见证》

我信主耶稣基督已经三年了。正式走进教会,来到主面前是在2008年1月。当我知道基督就是我苦苦寻找的救主,我便祈祷主耶稣救赎我,引导我。我还常常俯伏在地请求主耶稣,免我以往所犯下的罪。真的好神奇,当我亲近主,祈求主要成为主的女儿。蒙主的恩典,我的家庭未来和事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主所赐的。

我今日的家再也没有了争吵,而是幸福温馨。今日的老公不再生气恼怒,而承担起全部的责任,人也变得乐观。最好的见证是,有一次我和女儿参加北京会众健康节基地的培训学习。我的老公非常反对,我和女儿早上出发前,老公对我们大发一顿脾气。家庭出现不和谐,我和女儿在一天学习中都感到不安,后来好朋友孟晓瑛(也就是她引导我和女儿认识基督的)带领我和女儿向主祈祷。结果当上完最后一节课后,在回家的路上,接到老公的电话,说他在家里已为我们做好了饭菜,等着我们回来吃饭。我和女儿不约而同地说:“感谢主,感谢主的帮助!”我知道主是无所不能的,世上的一切都是上帝之父创造的。

未定义



福音的种子——记一家五口同受洗

  • by
  • 2011-8月-08

2011年7月的最后一个主日,海淀堂为决志归入基督的信徒举行了洗礼。其中有一家五口一起受洗,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她们分别是:姐姐万后兰、妹妹万后云、妹妹万后侠(回族)、女儿徐玉娟、侄女张茹梦(回族)。

在万后兰小的时候,她父母就信主,福音的种子撒在她们心里。神的带领很奇妙,当她真正经历神的时候,撒下的种子开始发芽,向下扎根,向上生长,是飞鸟吃不了的、撒旦夺不走的。当她遇上各样的事情,依靠和交托成了第一位,即使经历苦难,都有神的美意,心中充满感恩。

人们都知道回族信奉伊斯兰教,让他们相信真神上帝、回转向主,在人看来很难,但在神凡事都能。妹妹万后侠出嫁前信主未受洗,夫家的父母包括丈夫都是伊斯兰教徒。万后侠嫁到他们家之后,改了民族入了回族,并且家人不允许万后侠信耶稣。自从结婚后,她经常生病,很不开心。神是全知、全能的神,他知道每一个想要亲近他的孩子的心思和意念,也明白她的忧虑。“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言17:22)有一天,她的丈夫突然说道:“你向你的主求吧,求他医治你,如果他能医治你的病,就让你信,我也信。”家人都开始为这事祷告,万姊妹的病渐渐好了。在她经历神医治的时候,神也藉着她们家人的祷告,使万姊妹丈夫的心思意念回转,使他归向了耶稣基督。

未定义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