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生活见证



菜地无患 出行无险

  • by
  • 2011-4月-25

自从接受了福音,我的整个身心得到了巨大更新,价值观也发生了改变。我原来啥也不信,就信自己,信良心。但后来发现其实人有太多的局限,而且很多时候都管不住自己的身体和情绪。自己都管不住自己,还有谁能管得住呢?再以后就认识了主耶稣,知道他能作我心灵的主,帮我解决我自己无能为力的难题。走进教会,从不认识神,到深知有神;由任意而行,到追求神旨意,一路走来,竟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恩典。

自从2008年年初受洗以来,受神的呼召几乎天天来教堂做卫生服侍。由于路远,没时间打理家里的地。那年雨季菜地都闹水牛儿(蜗牛),很多家的菜都有。走不了一行就能抓到一捧捧的水牛儿,还没法除净。那日我也抽空看了看我家菜地,找了半天,没有!真是感谢神!“你是我的主,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诗16:2)“我所得的,你为我持守。用绳量给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处”(诗16:5-6)。神的应许真是“阿们”的!我照看神的家,神也看管我的葡萄园。

未定义



洗礼前的回首

  • by
  • 2011-4月-20

我是一名大四学生。从小随母亲信主,12岁决志,但我对信仰的深刻认识却是最近这几年的事。很感恩,能通过《堂讯》这个窗口和大家分享我个人的生命成长经历。

首先,谈谈我对“罪”的认识。每个来到主面前的人,都要先承认自己是罪人,“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不信主的人之所以不信,有时候并不是因为他们缺少福音的信息,也许关键在于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遵纪守法反倒成了罪人。圣经明明地记载着人类各种各样的罪恶。“……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又是谗毁的、背后说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罗1:28-31)我们的罪是何其多,然而若不是神光照,没有人情愿承认自己是罪人。所以,求神鉴察,使我们更认识自己。

未定义



福 杯 满 溢

  • by
  • 2011-4月-10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诗23:5)

2007年6月,我读高二时被确诊为恶性肿瘤,在北京接受了近乎完美的治疗。2008年4月返回家乡,经历了9个月的边康复边补习的生活。在这段日子里,不仅我的身体变得强壮、健康,还不可思议地获得了高校保送资格,并完全出乎意料地被录取了!这段经历,使我和我的全家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的旅途,使我真正感受了来自上帝的“福杯满溢”,真正见证了上帝的奇异恩典!

一、生病、治疗、认识神

从小到大,我几乎在赞扬声中度过。16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某知名高中实验班,即使在竞争最激烈的集体里,成绩依旧不错,同时参加各种活动和比赛也都有优秀的表现。这让我有些骄傲,以至狂妄,认为自己就是天之骄子。当时的我完全被社会的浮躁所俘虏,人生目标就是当大富翁,认为人活着就是为了挣很多的钱,然后有洋房汽车,仅此而已。

对于基督信仰,一直不置可否。只是因为太姥姥很虔诚,才对基督信仰没有排斥。但对死人复活、凭一句话医治疾病的事不屑一顾,觉得那只是天方夜谭。

未定义



卖房返聘

  • by
  • 2011-4月-09

一切从父亲退休说起。父亲离休前是当地骨外科权威。前年退休后,决定自己开家小医院。用家里所有积蓄作首付,在临街的位置买了个三层住宅办起医院来,每月还需还贷。

起初生意很好,可是父亲的身体开始渐渐吃不消。因为来的病人都是做骨科大手术的,父亲心脏不好,至今体内还有支架,一天几个大手术下来,往往就虚脱了。随着父亲的病倒,医院也被迫停业了。最后不得不卖掉这套房子还房贷。可做了半年的卖房广告,只接到过三、四个电话咨询,就都没了下文。每月八千多的还贷像块石头一样压在我们心里。母亲那时还没信主, 7月的一天给我打电话,让我在北京请人为卖房子的事代祷。母亲也知道这事靠人是解决不了,只能靠主了。

未定义



走出火车硬座拥挤区——体会天堂羔羊与地狱永火审判

  • by
  • 2011-3月-21

今天我在火车上,因着那隔开“卧铺区”和“硬座区”的一扇门,而真的体会到天堂和地狱,一门之隔却迥然不同。

我准备从中山回北京,当我一个人坐上到广州的大巴,感觉到一丝孤独的时候,我开始唱灵歌,唱着唱着,忽然灵歌的旋律变得让我熟悉,然后真的就是在灵里唱出来这句话:“一路上有主陪伴着我”,是《我相信》这首歌里的一句话。我真的没有刻意去想这句话和这首歌,但我竟在灵歌中场出来了,所以当时我肯定的知道,这是神在对我说话,虽然我看似一个人在回程的路上,但其实我并不孤单,因为天父他一路都陪伴着我。就是这句话,让我瞬间变得特别有信心了。

在从中山到广州的大巴上,我坐的车上了一座高桥,我看到四面都是美丽的河流和房屋,忽然里面又有一个感动:“遍地都要被耶和华的荣耀充满”。有了这个感动后我一下就哭了,说不清楚为什么这样,忽然我体会到亚伯拉罕当年的感受了,当神对亚伯拉罕说:“从你所在的地方,你举目向北、向南、向东、向西观看!你所看见的一切地,我都要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我也感觉到,当时神对我说:“凡你所看见的地方,我也要赐给你为业……”于是我就在那里感谢赞美主。

未定义



主保佑我免遭死难

  • by
  • 2011-3月-16

我叫郑汉洁,生于1938年,1953年受洗归主。回顾我走过的岁月,主的保守一直伴随着我。下面与大家分享的五次蒙主保守脱离死难的经历,见证了我一生跟随的耶稣是何等信实、全能和可靠,将耶和华当作避难所的人是何等有福。

一、1949年上海解放不久的时候,一天我在妈妈工作的胶鞋厂小院里玩。突然,有从台湾来的飞机进行空袭。那时上海的防空力量就是在一些高楼顶上架设的机枪。我搬了一个方凳坐在院子里,观看天上的空战。突然,一个东西“嗖”地一声钻入我脚尖前不到一尺远的土地面里,定睛一看竟是颗亮亮的子弹头!这颗流弹把我和妈妈吓了一大跳。如果子弹的落点朝我这边移一点,我必定中弹而死;如果我脚前是水泥地而非土地,那反弹的弹片必伤害我。信主后我知道,比子弹离我更近的是主的救恩,他拯救我脱离死亡,为要叫我在活着的时候能够有机会认识他、信靠他。

未定义



奇妙的旅行

  • by
  • 2011-3月-01

有事要返回老家,正赶上十一长假,机票没买到,火车只有硬座了。想着二十多个小时的旅程,心里真是害怕。李姊妹安慰我说,没关系,我们到车上补卧铺,神必有预备。上车后,李姊妹就去列车长办公席去办理卧铺,乘务员说我们“白日做梦!”李姊妹跑了两趟,还是没有。第三次去之前,她从衣兜里把票拿出来,想着这样补票方便些。不料,却发现只剩下一张火车票了。赶快在身上、座位上到处翻找也没找到。我一下紧张起来,卧铺没补到,又丢了车票,这可怎么办?李姊妹祷告后得到一句话:“忽然来的惊恐,不要害怕”(箴3:25),她很镇定地对我说:“这张票是主给拿走了,你如果同意只补一张卧铺,你去睡觉,我在这里。到时这张票还会出来。”我不肯,她劝我要顺服,我只好答应了。李姊妹过去,果真补到了一张卧铺。我们一起到卧铺车厢吃了点东西,她就回到硬座车厢了。

第二天早上我过去,她告诉我,主留她在这里是有原因的。我们对面有一位大学生,曾经去过一次教堂,但却被接待的弟兄绊倒了,从那以后再也不去了,也不愿接触基督信仰了。李姊妹和他交通后,重新唤起他对基督的渴慕。因着李姊妹和他的交通,旁边一位中年姐妹对基督信仰有了更深的认识,居然在那天夜里两点多钟,当场做了信耶稣的决志祷告。真是感谢主!他的安排最好!

未定义



真实的道理,神的大能——圣经出土文物

  • by
  • 2011-1月-14

 美国博物馆收藏的以色列出土的圣经中文物。

 

 

当时的房屋构造图

 

 

以色列的瓦器1

 以色列家啊,泥在窑匠的手中怎样,你们在我的手中也怎样。(耶利米书18:6)

未定义



我的信主经历——纪实采访系列报道之一

  • by
  • 2010-12月-21

在一次灵修分享中,网络组的马弟兄提到了海淀堂父亲诗班里的王弟兄有着丰富的经历。出于好奇,又或许渴慕他的信主历程见证,我有机会和王弟兄进行了一次交通。从交谈中得知,王弟兄无论在工作环境还是生活氛围方面,条件都很优越。从他第一次读圣经,到第一次走进教堂,再到接受洗礼,他都经历了怎样的试炼?我们更希望藉着王弟兄的信主经历,让那些正在徘徊阶段的弟兄姊妹放下罪恶,多些宽恕,懂得去爱,来归向主,成为主的门徒。

以下是王弟兄的自述:

我一直在湖南工作,每年回北京的次数屈指可数。我的工作极其复杂,特别是房地产行业里,免不了有很多的应酬。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所以别人看我,总说我是一个很严肃、不容易接近的人(但通过和王弟兄的交谈使我感到,他平易近人,是一个很虔诚、很热情的人)。

未定义



神帮我戒了酒

  • by
  • 2010-11月-05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就跟着家人学会了喝酒。随着年龄增长,酒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只要闻到酒香,我就忍不住要喝。我甚至不能看见别人喝酒,一看就想喝,否则就浑身难受。为了买酒,我还偷过父母的钱。

1994年,我因酒后帮朋友打架出气,以“流氓斗殴、敲诈罪”被抓进丰台看守所,之后被判刑3年。被抓时我特别不服气,我帮朋友打架怎么成了流氓了!在被羁押等候判决的两个月里,我心里逐渐平静下来,开始为自己酒后滋事的举动感到后悔,觉得因此被判三年刑实在不值。后来家人托人在判决书下达前两天把我给保释出来。

出来后,我就发誓戒酒。凭着血气刚戒了二十多天,就忍不住诱惑又喝起来,而且一喝就一发不可收拾。 以后几年,酒醉后又闹过事。有一次还因为喝多了,骑摩托车差点车毁人亡。但就这样,我还是见酒就想喝。因为喝酒,我年纪轻轻就得了高血压和酒精肝,可我仍然不顾健康,酒不离口。

2006年初,我因病来到主的面前并于当年底受洗归入基督。信主后我曾和爱人一起加入诗班服侍,后来因工作时间的缘故,周日不能来聚会,我就退出了诗班。2007年一整年,我几乎每一天都沉浸在酒精的幻灭之中,整个人都萎靡不振。

未定义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