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纳尼亚传奇之旅——记吴伟庆主任牧师英国行


  • by
  • 2011-7月-05
标签: 
生活见证

对于风靡世界的《纳尼亚传奇》七步曲,我们耳熟能详。其中三部被搬上银幕的作品,《狮子,女巫与魔衣橱》、《凯斯宾王子》、《黎明踏浪号》,也已引进中国。但如果提起这部伟大作品的作者C.S.路易斯,相信朋友们就相对陌生了。在撰写这篇文章前,我只知道他是一位作家,但实际上C.S.路易斯不仅是小说家、教授、学者,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那就是基督教护教学家。6月13日海淀堂吴伟庆主任牧师,来到了路易斯曾经任教的英国牛津大学,进修美国富勒神学院的博士学位课程——路易斯护教作品研究。

吴牧师住所圣司提反学院的门牌

圣司提反学院大门

圣司提反学院的楼道

吴牧师在圣司提反学院灵修

在圣司提反学院查经

在圣司提反学院默想

吴牧师在圣司提反学院与来自澳大利亚的教授合影

著名护教学家路易斯阅读写作的书房

护教学家路易斯做礼拜的教堂

路易斯在创作纳尼亚传奇时思考散步的小径

护教学家路易斯曾经思考神学的地点

牛津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4世纪,泰晤士河穿过氤氲,和切维尔河在此交汇,因浅滩可渡牛,得名牛津,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的历史则始于1168年。沧海桑田的变迁后,如今,牛津市和牛津大学如同两棵相辅相生的同根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牛津大学独特的城堡式建筑,如同一部部石头砌成的精装历史书,矗立在小镇中。很难想象这种城堡式的建筑模式,起源于一段血泪史——“Town and Gown(镇院之争)”。十二世纪,由于法国和英国之间的政治纠纷,英王亨利二世下令禁止英国学生,到当时的欧洲学术中心巴黎求学。于是很多英国学生,选择前往当时已经小有名气的,牛津镇奥古斯丁学院学习。大量年轻人的到来打扰了小镇安静的生活,加上英格兰长期的宗教纷争加剧了矛盾。于是牛津镇民自发组织民兵,武装攻击牛津学院。现在作为校长办公室的塔楼,就是当初起防御作用的瞭望塔。1209年,在牛津学生与镇民冲突事件过后,一些牛津的学者迁离至东北方的剑桥镇,成立了剑桥大学,两所知名大学的竞争就此展开。

牛津小镇

牛津大学街道

圣公会背景的牛津市政广场

C.S.路易斯(1898~1963),26岁即登上牛津大学教席,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牛津人”,1954年他还被剑桥大学聘为“中世纪及文艺复兴时期英语文学教授”。伟大灵魂的铸就需经历思想的征战,路易斯曾是一个无神论和怀疑论者。然而,在圣灵的感召下,32岁那年他决志归入基督,从此成为了神的忠仆。凭借圣灵赐予的智慧与勇气,他创作了《返璞归真》(《Mere Christianity》)、《四种爱》以及《痛苦的奥秘》等,逾30部著作,给读者带来了心灵的震撼。六天的时间里,吴牧师在牛津大学圣司提反学院、路易斯曾经执教的圣麦德林学院等多个学院,进行了学习访问;在圣玛丽教堂、艾克赛特学院教堂等多间教堂参加了敬拜。

路易斯曾经执教的圣麦德林学院

吴牧师在圣麦德林学院研读护教学家路易斯的护教著作

吴牧师在牛津大学Exeter学院教堂祷告

圣玛丽教堂是牛津大学的主教堂,已有近千年历史,建筑宏伟而华美。由于地处格洛切斯特·格林车站旁,它成为了许多游客对牛津市的第一印象。这座后哥特式建筑,站在尖塔上即可饱览整个牛津风光。其门廊建于1637年,螺旋立柱是英国建筑史上的一大创新,可惜1645年的战争给门廊留下了弹痕。圣玛丽教堂早期是各学院的共用教堂,所有的仪式、正式的会议、考试都在这里进行。后来各个学院的活动越来越独立,教堂的公共作用逐渐降低。在12世纪那场著名的师生与镇民的混战中,国王裁定市民赔偿大学的损失,负担之后500年大学的费用。所以在每年的修士节那天,都会有一队牛津市民代表来到教堂,将赔款交给学校负责人,现今这已成为一种颇富象征意味的仪式。每个主日上午十点,圣玛丽教堂都会进行布道会,受邀布道的常是社会精英。

圣玛丽教堂外观彰显神的荣耀

圣玛丽教堂内景

圣玛丽教堂聚会时间表

圣玛丽教堂十六十七世纪英国圣公会改革时期为主殉道的圣徒名字

如今我们已无法定义,圣公会背景的牛津大学确切的边界。因为几十所学院散落于牛津城各个角落,高墙尖顶和周围石桥古巷融为一体。经过岁月的洗礼,它们以一种柔和的统一色调,勾勒出整个古城的斑驳背景。站在圣玛丽教堂的至高点俯视牛津,是一片壮观的哥特式尖顶,以至于Dreaming Spires成为它的专用形容词,如同卢沟晓月、金台夕照。这边须晴日分外妖娆,阴霾时却愈显悲壮。

牛津市中心英国教会改革时期三位殉道者的纪念塔 

德国反纳粹英雄潘和华牧师说,当基督呼召你跟随他时,他是呼召你来赴死。(When Christ bids you to follow Him,He bids you to come and die.)。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基督故,两者皆可抛。英国国教(Church of England),是在中世纪宗教改革中建立的民族教会,也称英格兰圣公会或安立甘宗(Anglican)。16世纪中叶至17世纪,从英国国教内分裂出来的清教徒(Puritan),认为英国国教改革并不彻底,保留了很多天主教色彩,尤其在圣礼方面。他们希望彻底去除非圣经成分,完全政教分离,不承认英国国王为教会最高元首,只归荣耀于神。1559年,他们脱离圣公会组成清教派。清教徒在英国遭受残酷迫害,1620年9月6日,五月花号轮船载有包括男、女及儿童在内的102名清教徒,在牧师布莱斯特率领下由英国普利茅斯起航,随后在北美建立了第一块营地,这就是美国的开端。

圣司提反学院小教堂吴牧师上课地点,潘和华曾在此祷告,并返回德国与纳粹作斗争。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历史的天空下,我们不能驻足,仰望是为了奔赴那更美之约。6月18日晚,吴伟庆主任牧师结束在牛津大学的学习,北上英格兰西约克郡城市利兹,看望海淀堂英文团契义工John Davy一家,并与当地教会New Frontier进行交通、为中国三自教会做了见证。John Davy及夫人热情的接待了吴牧师,吴牧师也转达了海淀堂教牧同工对他们的问候,感谢了John Davy在海淀堂英文团契中的侍工。当吴牧师提到,John Davy带领的查经小组成员们,都非常想念他、盼望他回到中国时,John Davy表示他也一直在主里牵挂着大家、希望能早日团聚。在与利兹的New Frontier教会交通的过程中,吴牧师详细介绍了中国三自教会的发展历程和取得成果。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同中国基督教协会,本着自治、自养、自传的方针,不断向前发展,在神学思想、艺术表现和崇拜礼仪上,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结束了宗派林立,互相对峙的局面;废除了西方差会——“母会”与中国教会——“子会”间的不平等关系,走出荣神益人的一条新路。吴牧师说,无论我们是哪个民族、哪种肤色,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神就是爱,全天下神的儿女就是教会,我们要有合一的心。正如罗马书12:5的教导:“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互相联络作肢体,也是如此。”

探访海淀堂英文团契义工John Davy一家

与John Davy一家聚餐

与John Davy夫人合影

与John Davy愉快的下午茶

利兹乡村

在利兹当地教会New Frontier同心祷告

吴牧师详细介绍了中国三自教会的发展历程和取得成果

礼拜后与外国的弟兄姊妹分享交通

距离工业城市利兹,东北偏东32公里处的约克市,拥有英国最大、也是欧洲阿尔卑斯山以北最大的哥特式教堂——约克大教堂,吴牧师特地前来敬拜。此教堂于公元1220年开始兴建,公元1470年完工。石材建造的约克大教堂,主体结构气势磅礴、工艺精湛。教堂顶部的塔尖像一把把利剑直刺云霄,彰显出教会历史的深邃与庄严,教堂外部的雕刻也令人赞叹不已。步入约克大教堂,最精美绝伦的就是圣坛后方、教堂东面,一整片彩色玻璃,面积相当于一个网球场,是全世界最大的中世纪彩色玻璃窗。东彩窗于公元1408年制作完成,由100多个故事图景组合而成,即展现了耶稣基督舍己的爱,又说明了中世纪,玻璃染色、切割、拼接的绝妙工艺。以大面积玻璃支撑东墙的建筑功力,也令人叹为观止。相对于东西两面玻璃窗的华丽,教堂北面肃穆的“五姊妹窗”(The Five Sisters Window),是约克大教堂历史最悠久的玻璃窗,早在公元1260年就以灰、绿两色几何拼装设计而成,也是目前英国最大的灰色调单色玻璃。每当晚祷时,在诗班优美歌声和管风琴的应和下,约克大教堂更是一派恢宏。

约克大教堂外景

俯视约克大教堂

吴牧师在约克大教堂思想神的话语

吴牧师在英国最大的约克大教堂祷告灵修

与约克大教堂牧师derick合影

玻璃彩窗美得令人窒息

6月22日晚,吴伟庆主任牧师又来到了,距离牛津市东南方100多公里的伦敦市。翌日,吴牧师在当地中华基督教会胡牧师的陪同下,一起游览了伦敦市中心。说到伦敦,就不能不提大本钟。作为伦敦市的标志以及英国的象征,大本钟东临泰晤士河。国会大厦东北角96米高的钟楼,就是兴建于1856年的大本钟。钟楼上部的圆形大钟重达13吨半,直径7米,时针和分针长度分别是2.75米和4.27 米,钟摆重305公斤。每走1小时,大钟即发出铿锵的报时声,余音袅袅。这只大钟的监制人是本杰明·荷尔爵士,所以钟楼被命名为大本(Big Ben)。大本钟是世界上第二大,同时朝向四个方向的时钟。每个钟面的底座上都镌刻拉丁铭文,“上帝,请保佑我们的女王维多利亚一世。”

与伦敦中华基督教会胡牧师合影

大本钟是伦敦市的标志以及英国的象征

吴牧师为期十天的学习访问将近尾声,时间流逝得比泰晤士河水更快。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不禁让我想起《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一段名言,“人最宝贵的是生命,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神学家C.S.路易斯在32岁毅然决然的跟随耶稣,选择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用福音解放黑暗中人类的灵魂。

马太福音16章里,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纳尼亚的传奇虽然已经书写完毕,但是美好的仗、当跑的路,还在前方等待我们。我们也应该用生命去书写一篇,属于自己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