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信徒见证



十字架的大爱

2015年2月9日,单位组织去唱歌,当时我点播了《青藏高原》这首歌曲。唱完后十分钟,我突然感觉面部不适,在去洗手间用冷水洗脸后,面部开始抽筋,之后,我用尽全身力气才走回房间,在推开门的瞬间,我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顺从主的呼召,得着丰盛的生命

“那赐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他永远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给你们。”(彼前5:10)

主牺牲的爱唤我回家

回首我走过的人生旅途,虽然没有遇到过什么惊涛骇浪,但是在平凡的生活中,也一样蕴含着许多深刻的人生哲理。相信在这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没有停止过对人生的探索。

我是从小就开始接触基督教的,那时,我只是觉得好奇,而且,我发现,每到夏天的时候,教堂里面特别凉快,那时的我好像只是为了凉快才去教堂的。小的时候我这样断断续续地去教堂,渐渐长大之后,紧张忙碌的学习之余,我就再没有进过教会了。

主恩典何等美好

信主之路

我的母亲是一位基督徒,上世纪80年代我也知道了耶稣基督。我的母亲为我做了很好的榜样,她孝敬父母,辛苦抚养儿女,与邻居和睦共处,上上下下的人都对母亲交口称赞,那个时候我就想成为和她一样的人。

唯有神的爱才是真爱

我出生在北方山城的一个五口之家,兄姐比我大十几岁,所以,我从小格外被关爱,可以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不为过吧。

记得小时候,爸爸常出差,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会想着给我买些新奇的东西回来。我的文具用品、鞋子、手表、厚厚的辞海等都是他千里迢迢、不辞劳苦地从全国各地背回来的。记得小的时候,哥哥不吭不响,总是默默地为我付出。姐姐总爱给我梳各种发式,把我打扮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

妈妈说我小时候,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大家都不舍得吃,都要把好吃的留给我。

被“爱”遗忘的我

神的恩典够我用的

我信主二十多年了,过去,我常常为金钱向神祷告,神并没有让我特别有钱,但是也从不让我有缺乏,渐渐我明白了,神爱我,神的恩典够我用。如今,我不再为钱多祷告,乃是求神给我预备更多的时间能来敬拜神。

我原来工作没有休息日,经过祷告,神一步一步带领我,让我上麦德龙工作,有了双休日,可以主日敬拜神了。

我们兄弟姊妹六人,但是除了我以外,他们都还没信主。我们家四口人都没有他们家里一个人挣得多,刚开始我很纠结,我说神啊,她们都不信你,你都这样祝福她们,我天天到你面前去亲近你,信靠你,你为什么不祝福我?我为钱争战,当时就是这样想法。

主的同在使我变刚强

我2011年底受洗归主,虽然我信主只有3年多,但我的家人都承蒙主极大的恩典。我本人自2012年一直在教会《青草地》杂志作服侍。主始终引领我眷顾我,使我不仅在事工上充满能力,心里更是喜乐充实。两个月前,主又借着我的疾病,既使我更深地思考作为一个基督徒,服侍在我生命中的意义,也使我更真切地体会到经历主的同在是多么大的恩典!

神的话语使我生命得以饱足

我来自河南郑州,现在来北京陪伴正在读研究生的女儿,我愿意在这里见证神在我的生命中奇妙的带领和恩典。最初,我是因为身体不好才寻求主的。高中毕业后,我在天津工作。因潮湿我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多年治疗也未见明显好转。2003年我的一个亲戚,夫妻都信主,给我们传福音说,人是上帝造的,如有疾病应该寻求上帝医治。就好比一台电视机,如果坏了,只有找厂家才能修好。我听这比方,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我和妻子开始礼拜天去做礼拜,其实也是怀着试一试的心情。在此之前,因为腰疼弯不下去我已经连续两三年都只能是用一只手支撑住身体,用另一只手洗脸。

真实经历赐生命的主

1988年冬天,我婆婆病重住院,常年体弱多病的丈夫因操劳过度也病倒了。那时家里穷,压力大,也没经过这么大的事儿,家人都忙着照顾婆婆,也顾不上给丈夫看病,等到了腊月3号,上午安葬了婆婆,下午丈夫就住进了医院。可是,治了一个多月,什么药都用了,还是没效果,丈夫的病还是不见好。

到了2月份,大夫对我说,“没办法了,拉回家准备后事儿吧。”我只好弄个车,将丈夫拉回家。回到家,家里人说,不如去庙里烧烧香,看看到底是得了什么邪病。我那时没信主,也不懂,就去庙里求。

经历急难,主使我不致遭害

2014年7月21日,我和老伴儿、大女儿及外孙们到紫竹院公园看荷花。我坐在荷花渡口边的长椅上休息,他们到别处游玩。这时,我感到胸中不舒服,立刻吃了药。几分钟过后,感觉又加重了,赶紧拿出手机想拨号找家人,还没等播完号码,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醒过来见自己卧在长椅上,周围有一些人在看我,他们离我都有一定距离,很静。这时有人说,醒过来了,太好了!当时我大汗淋漓,浑身无力,这时老伴他们也回来了,120也来了,把我送到北医三院。

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我小时候没上过学,因为家里穷。1995年,我已经快三十岁了,没有文化的我处处碰壁,真是走投无路,觉得没法活下去了。这时,有个亲戚给陷入绝望中的我传福音:“信上帝吧,只有祂能让你知道人生的出路到底在哪里?”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到教会,想看看耶稣到底怎么救我。刚到教会时,我一听讲道就犯困,困得睁不开眼睛。有弟兄姊妹告诉我,这是魔鬼的搅扰,它唯恐我听明白了就会得救。还对我说,主是有大能的,只要真心相信主,借着祷告祈求寻求主,主必开我心窍,将捆绑我生命的污鬼邪灵赶走。就这样,我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开始了全新的有盼望的生活。

靠人人跑靠山山倒只有靠上帝

我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父母亲都是老军人,由于我和哥哥姐姐年纪相差较大,所以,父母亲格外宠爱我,弟兄姊妹都让着我。优越的家庭环境中成长的我天不怕,地不怕,骄横,任性。在我眼里,靠我自己,再加上家里的“关系”,只要我不犯法,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什么事是我不能办成的。

感谢称颂祂名的人有福了

虽然我认识神的时间不是很长,但神给我的恩典太多太多,真是说不完道不尽。我愿向大家讲两件令我全家喜乐感恩的见证。

喜得孙女

2014年10月下旬,我一直沉浸在非常喜悦之中, 因为神垂听了我和老伴多年的祷告,赐给我后裔—— 非常健康,聪明的小孙女。儿子结婚九年多一直没有孩子。我们夫妇常常为他们祷告,求主赐我蒙主祝福 的后代。

两次神迹呼召我归向主耶稣

“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祂就能拯救到底,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7:25)

我是安徽砀山人。感谢上帝赐我一个信上帝的妻子,经常劝慰 我,叫我信,可我是一个非常顽固的人,根本不相信有上帝,认为上帝既然看不见、摸不着,何必信他呢?对去教会的人也很不理解——有时间何不干点儿别的、干点儿有用的。然而,上帝是验察人心的,人心里所想、所念祂都清楚。上帝一直在我内心里动工,借着各样的环境,呼召我归向祂…… 现在想起来,我感到非常的亏欠,非常的不配。

在忏悔中蒙恩

我和丈夫2012年结婚。丈夫是一个无神论者,我2010年在海淀教堂接受洗礼。新婚生活有很多小磨擦,日子在猜忌、争吵中度过,我甚至连离婚都想过了。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我每个周末都去教堂,我寻求上帝的帮助,上帝没有因为我的小信而抛弃我,而是启发我,带领我以包容理解的心对待丈夫。靠着我的主,我的心情渐渐好了,吵架少了,老公的事业也有了很大的进步,他也开始在每次的争吵之后思考反省自己。

你若信,就必见神的荣耀

我是因为得了忧郁症才来到主的面前。在这之前,我还患有骨结核和慢性骨髓炎。我从20岁开始就一直是病魔缠身,无法释放。2011年,我回到老家伺候我80岁的老父亲。我的父亲半身不遂,每天需要锻炼。在搀扶老父亲锻炼的时候,他整个身子都会压着我的胳膊上。一天我到早市去买菜时,突然发现手臂提不动菜篮子了,我发现胳膊上有一个疙瘩往外凸着,到医院一检查,大夫说:“这是慢性骨髓炎,很难好的病啊!”听了医生的话,我感到压力很大:我没工作,丈夫又赚得少,父亲需要照顾,我的病也得治,这可怎么办啊?我的精神受到很大的打击,就得了忧郁症。

主的爱总是不离不弃

为了照顾孙子我于2006年来到北京。每逢周日,我上午参加主日崇拜,下午回家看孙子。神为我安排的一切,都让我舒心满意。

到了2010年,孙子长大了,老伴从工作岗位上退休了,于是只要有时间,我就安排一大堆活动,玩耍、吃喝、洗温泉、游山逛景、下馆子……这“自在逍遥”的日子没过多久,我开始觉得心慌心跳不正常。弟兄姐妹为我祷告之后,我的病好了。可是,我依然不知悔改,后来抽血,又验出有三高,大夫说,我不必吃药,要靠食疗。于是,我就又开始“养生”;玩核桃、打太极拳,看电视上的养生节目,还相信偏方,我把精力都放在这些上面,渐渐把敬拜神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裂天而降的救赎

到今年12月25日,我信主整七年,七年里,我的生命道路上滴满了神恩典的脂油,见证如云,无法计数。

以下这个见证就发生在几周前。感谢神的保守,就在我已遇见试探,并即将落入试探的最后一分钟,是圣灵的提醒,使我识破了网络骗子的诡计,避免了8万元人民币的损失。

事情发生在一个礼拜天的中午—— 

在结束了上午的服侍和敬拜之后,我要回家为第五堂礼拜之后的查经再做些预备。却不料,试探已经悄悄埋伏在我脚前。 

主的祝福分秒不差

我本是有罪的人,神却拣选了我,还不断地怜悯我,祂时时刻刻保守和看顾着我,关爱着我,不只是我,还包括我的家人。

那一年冬天,我住在老家山东日照市,儿子在北京的4S店订了一辆车,车子到货之后,商家通知儿子来北京提车。虽然买辆新车过年,一家人都觉得十分高兴,但是,一想到我儿子是第一次开车,还要开长途,心里就不免担忧起来。我对儿子说:“哎呀,冰天雪地的,你没开过车,也不熟悉路况,怎么可能把车开回来啊?”。话一落声,我就意识到我说错了。怎么没有办法?!我可以为他代祷,把儿子交托给神啊!

主的祝福分秒不差

我本是有罪的人,神却拣选了我,还不断地怜悯我,祂时时刻刻保守和看顾着我,关爱着我,不只是我,还包括我的家人。

那一年冬天,我住在老家山东日照市,儿子在北京的4S店订了一辆车,车子到货之后,商家通知儿子来北京提车。虽然买辆新车过年,一家人都觉得十分高兴,但是,一想到我儿子是第一次开车,还要开长途,心里就不免担忧起来。我对儿子说:“哎呀,冰天雪地的,你没开过车,也不熟悉路况,怎么可能把车开回来啊?”。话一落声,我就意识到我说错了。怎么没有办法?!我可以为他代祷,把儿子交托给神啊!

页面